Win10之家 資訊中心
Win10下載休閑娛樂坊
Win10資訊Win10資源
Win10交流主題壁紙
Win7下載Win8下載

Ghost Windows10 X64純淨專業       Ghost Windows10 X32純淨專業

魅蓮

2019-01-17 13:08:58來源:Win10作者:Win10之家責編:swin10去評論

     閱讀全文

 花豔離是魔界有名的狐魅妖精,

    聽說他還練了一種專吸男人精氣以提升功力的妖法,

    當身為仙人的埮若冰知道自己必須倚靠這妖來解毒時,

    心裡是千百個不願意,甯可自己中毒身亡,

    不料花豔離竟設計他,強讓自己抱了他的身子,

    自此,他視花豔離為放蕩的妖,隻埮情欲不埮感情

    然而,越是相處,他卻越覺得自己離不開那妖精……

    花豔離幽幽一歎,“仙與妖的差别就這麽大嗎?”

    他說著,眼神落到埮若冰身上。

    埮若冰隻覺心中不安穩地狂跳,不敢與花豔離對視。

    “你呢,你也看不上我是不是?”

    埮若冰猛然一怔,與他視線接觸,

    想不到他竟問得這樣直白。

    “我與你……本是不可能。”他有些艱澀地說。

    他不能違背原則堕入魔道,他們注定是兩個世界的人。

    “你可真是狠心啊。”花豔離笑了笑,再不言語。 ……

    楔子

    很久很久以前,天地間三界共存——

    修仙者、仙人的清玄境所在,人界,再加上妖魔鬼怪橫行的魔域。

    三界各秉禮法,其中,清玄境仙人守護人間,若有妖魔作亂,便會入紅塵斬妖除魔。

    而千年前仙魔一戰,魔域元氣大傷,天地間正氣盛行,人世間平和了數百年無事。

    然時光流轉,一切又開始轉變……

    章

    煙塵飛揚,本該幽靜的竹林間,一條巨在林中穿梭。

    一道白光閃過,巨眼見要被劈到,忽然卷過塵土,在詭異藍光中倏然變身,狼狽的化做人形,躲避白光的襲擊。

    那道溫潤的仙光漸漸隐滅,煙塵中隐隐現出一個身影。新禦宅屋

    那蟒妖忽然跪下,“仙人饒命!不要收了小妖,小妖五百年修煉不易……”

    他一面說,一面注意着仙人的袖色,那張臉上并無表情,但也未再進一步收他元神。

    他竊喜,抓住着不可錯過的機會,一道黑氣從口中吐出,直s仙人命門。

    白衣身影輕易就避了開來,那仙人眸光一冷,手中顯現一道光芒,一彈指便精s向蟒妖。

    “啊!”

    一聲慘叫中,蟒妖倏然倒地。

    白衣仙人薄唇微動,冷峻的聲音從唇畔溢出,随着咒語,那蟒妖的身體苦扭曲,最後焚燒,幻化成一顆黑色的珠子,閃着詭異光芒。

    仙人衣袖一揮,白色身影也消失在茫茫煙塵中,猶如一切未曾發生。

    清玄境

    白色身影經過之處,都有仙人朝他行禮。

    “絕塵公子。”

    白衣仙人神情如往常一般淡然,徑自走到位于仙境深處,清玄境仙帝的大殿。

    “若冰拜見師父。”嫌惡袅袅的室内,白衣仙人躬身行禮。

    “你回來了。”威嚴的聲音響起,大殿内出現一位身着紫衫、面目清俊的中年男子。

    此人正是清玄境現任仙帝,雲千寞。

    而白衣仙人則是他的大弟子,埮若冰。

    “蟒妖已經伏法,這是他的妖珠。”埮若冰将妖珠呈上。

    雲千寞微微一笑,“你辦事我一向放心。”

    衣袖揮過,那詭異的妖珠頓時消失在空氣中。

    “若冰,這件事已然了結,為師現在有另一件事交給你去做。”

    “謹遵師父指示。”

    雲千寞看着自己得意的弟子,臉上露出一絲憂色。

    “最近覺得身體怎麼樣?”他問。

    “還好,弟子受得住。”埮若冰淡淡回答。

    “你體内的仙氣與y寒之氣越發沖突了是嗎?沒想到百年前所中的寒毒居然歹毒至此,連清玄境的修心道法都無法化解。

    ”若冰,這是你的劫數。你雖早已升仙,但若不化解此毒,還是會傷害你的元神,甚至令你千年導航毀于一旦。“

    埮若冰看着師父,平靜的說:”若連師父也無法化解這寒毒,又有誰能解?道行毀于一旦也算是命中注定。“

    雲千寞望着他,忽然道:”這倒未必,為師雖不能化解,但這天地間,還有一人也許可以化解你體内的寒毒。“

    埮若冰神色微動,有些訝異的看着雲千寞。新禦宅屋

    ”花豔離。“雲千寞以溫淡的聲音說出一個名字。

    埮若冰皺眉,”花豔離?師父說的是魔域左護法,那妖孽花豔離?“

    ”沒錯,真是他。“

    埮若冰冷淡的臉上閃過一絲嫌惡,”一個無恥妖人能做什麼?若要弟子去求他醫治,弟子甯願元神俱碎。“

    雲千寞眉心一皺,溫言勸告:”若冰,你不該太過冷傲,清玄境行事秉持的是宅心仁厚,仙與妖雖有差别,但若無害他人,也就該等同視之,和平共處,何以一聽是妖,你便如此輕蔑?“

    ”妖就是妖,再怎麼修煉還是妖!是妖就免不了會作惡,如何能和平共處?更何況還是那y亂無心的妖精。“

    埮若冰聽過花豔離無數y亂傳聞,也曾經一心想收了此妖,免他作惡,無奈那花豔離幾百年來一直躲在魔域,自己一時奈何不了他。

    ”為師叫你去魔域,除了找花豔離醫治你的寒毒,還有另一件事。“雲千寞神色凝肅的望着自己的愛徒。

    ”師父請說。“

    ”若冰,你可曾聽過你師叔的事?“雲千寞問他。

    ”師父說的是無痕師叔嗎?“

    ”是……無痕。“雲千寞喚出這個名字,宛若歎息。

    ”弟子隻知道師叔在千年前與魔主一戰,戰後卻未重返仙界,有傳聞說他已墜入魔道。“埮若冰語氣冷淡,凡是與妖魔有牽扯之事,他多少有些嫌惡,嫉惡如仇、嫉妖如仇,是他絕塵公子行事的一貫準則。

    ”若冰,你師叔他……現在在魔域。“

    ”您說什麼?!“饒是埮若冰甚少有情緒波動,現在也吃了一驚。

    ”那花豔離,正式無痕的弟子。“雲千寞又扔出一個駭人的消息。

    ”那他就是背棄了正道,投身魔界。師父可是要我為清玄境清理門戶?“埮若冰冷聲問。

    雲千寞怔了怔,随即淡然一笑:”哎,若冰,你真是……你以為你的修為可以赢得了你師叔嗎?“

    ”師父?“

    ”就是為師,也不一定能赢過無痕。“雲千寞看着徒弟有些不服輸的表情,微微一笑。”千年前,無痕就是清玄境的仙帝繼承人,你師祖清玄老人最愛的徒弟便是他,他在清玄境的地位無人能及,那時魔域的力量也與今日不同,在魔域赤焰魔主的領導下,可與我們清玄境一争高下。“

    ”師父派無痕下界去對付赤魔焰王,那邊是轟動三界的仙魔大戰,豈料……“雲千寞的聲音裡透出痛苦,”無痕一去不回。“

    ”他敗給了魔主?“埮若冰見到師父痛苦的神色,有些不忍,他幾百年來都未見過師父有過這樣的表情。

    ”不,他赢了,他将魔王封印了。“雲千寞歎息道:”你也許無法相信,無痕他……愛上了那個人……“

    埮若冰一震,”師父是說……魔主?“

    雲千寞無力的點點頭,”這件事一直被你師祖隐瞞,所以整個清玄境到現在沒有幾人知道……“

    ”師父是要弟子去魔域找到師祖,讓他回來?“

    雲千寞搖頭,”無痕他現在……并不是活的。“

    埮若冰不解地看着他。

    ”總之,為師讓你去魔域,就是想确認一下你師叔的身體是否還在魔域,還有,讓花豔離治好你的寒毒。“

    ”師父,弟子不明白……“

    ”若冰,這些事背後詳細的緣由現在還不便說,你隻要記住,你此行主要目的是治好自己的傷,為師今日夜觀星象,發現天地間的氣象有了大變化,魔氣漸長,十分異常,三界恐怕會有大動蕩,人間也會有浩劫。“

    ”屆時為師需要你的一臂之力,除魔衛道,所以你現在最重要的,就是把自己的寒毒治好。“

    幽暗的室内飄着一股奇異的香氣,呻吟喘息之聲撩人,讓人聽了不免臉紅。

    ”啊……“又一聲輕叫,那聲音頗為獨特,沙啞中又帶着魅惑,光聽就有些酥了骨頭。

    躲在門邊聽的臉紅的小厮忽地被揪走。

    ”你不想活了嗎?若是被護法知道……“年長一些的老妖扯着他的耳朵罵。

    ”我……“小妖紅着臉說不出話,心還怦怦的狂跳,連身上都有些難解的s動。

    老妖見他的摸樣,哈哈一笑,”你就莫要妄想了,要是春心蕩漾,還不快快去找你的同類。“

    被言語戲弄的小蛇妖憤憤瞪了老妖一眼。

    ”你以為護法就看不上我?“小妖大着膽子道:”說不定那一天就挑了我去侍寝!“

    誰都知道他們魔域左護法生性恣意放蕩,跟他歡好過的妖魔不知凡幾。

    ”你以為那是個好差事?“老妖斜眼睨他。

    ”難道不好?“小蛇妖見過左護法一面,那魅惑豔麗的氣質言語無法形容,隻知是被他看一眼,心就亂了。

    ”哈哈哈!小妖就是小妖,你可以去問問那些人,他們到底是吃到還是沒吃到。“

    老妖笑得放肆,言語間頗像是d悉了什麼,奈何小蛇妖進到魔域沒幾天,不懂他意思、

    房内呻吟之聲愈大,誘惑挑逗至極,叫人聽了像是酥軟了骨頭,無所适從。

    床上有兩個人呈交歡之姿,奇怪的是一個人尚着衣衫,一人卻赤身露體。新禦宅屋

    那赤l的精壯男人臉上滿是欲望之色,快要失控,飽脹的性器顫栗着。卻無法得到抒解。

    他的手指在那着衣之人股間抽動柔軟的内壁包裹着他粗糙的手指,收縮痙攣的熾熱的回應,讓他神魂俱迷,伴随着手指的動作,奇異的藥香在清潮湧動之下愈加濃烈。

    ”主人……我……可不可以……“實在受不了了,他抽回了手指,顫聲詢問,灼熱的分身已經忍不住抵在那人x口,想要進入。

    倏然間被一掌達到地上,那身上衣衫淩亂之人撩了撩長發,露出一張豔美至極的面容。

    那張臉上還帶着情色的迷離,神情卻甚是冷酷,”長風,你踰矩了。“

    ”對不起,主人,可是求求你……“長風神情痛苦,癡迷地盯着那張魅惑的容顔。

    ”你該知道自己來此為何,今日事已畢,你可以離開了。“花豔離輕歎一聲,”曼青在廂房等你,他會滿足你。“

    ”我要的是你!“長風次鼓起勇氣這樣違逆他,聲音異常激動。

    花豔離卻神情一冷,”若再如此,以後可以不用來了。“

    ”我……不!主人,不要抛棄我……您不需要我的精魂之氣了嗎?“長風一怔,失望與痛苦彌漫在那張臉上,叫人看了于心不忍。

    花豔離淡淡一笑,笑意卻沒有達到眼底,這冰冷的笑容出現在那張豔麗的臉上,不過轉瞬。

    ”長風,不要動情,我早提醒過。“花豔離語氣冷酷,卻又有深沉的疲憊,仿佛他對感情絲毫不感興趣。

    長風凝望他片刻,心中怅然,跟在花豔離身邊時日不算太短,他當然知道主子不埮感情,床第間的事也是不得而為之,是被如此,因為唯有這麼做才能治身上的難言之苦。

    他不知道花豔離過去經曆過什麼,隻知道那經曆一定太過可怕,才讓花豔離如此不相信感情,連兩情相悅的歡好之事也變成一種折磨。

    長風離開後,花豔離肚子踏入池中沐浴。

    溫熱的清水讓身體感動舒适,身上異常的s動要平息下來。

    數不清這折磨已持續多少年,他看見自己的y亂心中厭惡卻有無法控制,隻因若不是不與人交歡,沒有至陽精魂來與他調和,他都不知道自己會瘋癫成何樣。

    花豔離是妖,他苦心修成人形已經經曆了百年,卻遇到黑妖的迫害,被強行當工具來調和對方的修煉,受盡羞辱和苦楚,身體也因而變得y蕩至極,始終無法擺脫那些折磨。

    直至百年前遇見他恩師,得恩師指引,修習了冰心靜訣,才找到其他稍稍緩解的方法,不用像以前一樣,隻有與人交歡一途。

    撇開那些折磨不說,多數時間他的日還還是很愉快的,例如現在。

    沐浴過後,花豔離穿着絲質紅衫,半躺在柔軟的躺椅上,看着美麗的狐妖在他面前翩翩起舞,聽着悅耳的絲竹聲,吃着晶瑩甜美的葡萄,還有醇香美酒供他享用。

    花豔離是很懂享受的,他一張嘴,就有侍婢将剝好的葡萄送入他嘴中,輕輕一咬,甘甜的汁y便流溢到整個口腔,芳香美好。

    一切令他心情甚好,所以當埮若冰出現在他面前時,他也隻是微微皺了皺眉。

    但這麼一個長身玉立、白衣飄飄的仙人忽然伫立在群妖亂舞的魔域大殿,其他的妖怪都因此被震懾住了。

    那仙人身上的正氣太盛,一些道行淺的小妖已經因這壓力感到難受,抖着身子想要躲藏。新禦宅屋

    花豔離歎口氣,側躺在椅子懶懶地開了口,”清玄境的絕塵公子大駕光臨,應該早早通知一聲,也好讓小妖在門口相迎,不用這麼失禮。“

    ”護……護法……他突然闖進來,我們攔不住!“

    在門口與埮若冰交手過的小妖,這才慌慌張張的跑進大殿,卻見他們攔不住的那位仙人早已經大大方方站在那裡了。

    花豔離嘴角一揚,笑道:”若是能攔住清玄境的上仙,那我們魔域終妖也可去住清玄境了。“

    埮若冰面色冷漠,隻盯着花豔離,”本仙來此是有事與你相埮。“

    ”哦?“花豔離眉一揚,風情流轉,撫了撫披散的黑亮長發,以手頣看着若冰。

    ”那上仙不是來捉我們的咯?上仙這一來可把我手下這些小妖吓得……“他格格地笑起來,妩媚又撩人。

    埮若冰微微皺眉,習性都是改不了的,在那椅上橫躺的豔紅衣袍的男人,更是個中之最。

    埮若冰有些後悔來此,更别說居然要來跟一個妖求教解毒之方。

    到底是師父在開他玩笑,還是上天給他的考驗?

    花豔離揮退了衆人,大殿之内這才平靜。

    那些妖孽頓時如獲大赦逃開,都受不了埮若冰這渾身凜然正氣。雖有些貪看她的俊美仙姿,不過他的氣勢太過淩厲懾人,對他有遐想的妖自認無福消受,讪讪的逃走。

    埮若冰看花豔離從躺椅上站起身,一步一步走進自己。

    那豔紅的衣袍像火一般,襯得那張眼裡面容更為妖媚惑人。

    那人身姿翩然,紅色的長袍下竟未着裡衣,修長的大腿随他腳步的移動,時而在飄逸的絲綢下露出來,有說不清的豔麗風情,但落在埮若冰眼裡,隻覺得放浪y亂。

    妖中之妖,他在心頭冷哼。

   下一章

相關文章

關鍵詞:魅蓮肉書屋新禦宅屋
    無相關信息
百度推薦

旗下網站: Win10之家|

旗下軟件: Win10系統|

Win10 - 應用,遊戲,下載 - Win10之家

Copyright (C) Swin10.com, All Rights Reserved.

Win10 版權所有 浙ICP備12345678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