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n10之家 資訊中心
Win10下載休閑娛樂坊
Win10資訊Win10資源
Win10交流主題壁紙
Win7下載Win8下載

Ghost Windows10 X64純淨專業       Ghost Windows10 X32純淨專業

奴隸不好追(H)

2019-01-09 13:34:48來源:Win10作者:Win10之家責編:swin10去評論

    閱讀全文

 奴隸系列第三部

    主角:武柏、吳匪

    配角:顧風、夜昙、吳君

    第1章

    武柏永遠記得他和吳匪在supermoment的第一場公開表演,就像他永遠也忘不了他挨的顧風的第一頓鞭子。

    武柏雖然作為顧風的關門弟子,所有調教技巧都由顧風親自指導,但他也知道,自己永遠也不可能到達顧風那種用鞭如神的地步,也做不到顧風那種仿佛一切盡在掌握的控場能力,他能做的更多的,反而是表演形式上的花樣多變,還有做為一個s給自己寵物無論在何種情況下的堅定支持及陪同。新禦宅屋

    但是顯然這些并不适用于吳匪,至少在最一開始的時候,武柏其實是故意想要整治整治這個跟着楚志成一行一起音謀害楚毅的人的。

    那時候武柏的想法很單純,吳匪跟着楚志成傷害了楚毅和淩淩,楚毅那是顧風疼進心坎裡的人,淩淩也是顧風的私人寵物,顧風對他說是有再世之恩也不為過,而且顧風是他師父,害他恩人和師父難過的人,他就算小有懲戒也并不為過,無論這個人有着什麼樣的理由!

    所以武柏一開始并沒有先帶着吳匪去做相關培訓和調教,而是在幹晾了人兩天後,直接就把吳匪拉上了公開表演的舞台。他要給觀衆看一個純天然的雙性人,是如何一步步被調教成一個标準的奴隸的。

    兩天的時間,吳匪被隔絕一切人員的單獨關在了武柏自己的房間nei,而武柏,因為忙着做各種公開表演前的準備,也幾乎沒怎麼在屋裡呆着,唯一公開表演前的一晚獨處,小五還洗完澡就睡了,而全身赤裸的吳匪就像一隻受驚的小鳥,始終抱着自己蜷縮在房間的一角。

    公開表演當天的下午,小五沒有去做開店準備,而是開始和吳匪做公開表演前的例行溝通。原本以着小五死活要讓吳匪受點罪的心理,他其實想連例行溝通都省了,但是為着怕表演時自己表現的不夠職業,武柏還是對着吳匪開了口。“你叫什麼?”

    吳匪睜着一雙驚恐戒懼的眸子,死死盯住武柏,仿佛他是什麼毒蛇猛獸,全身肌肉緊繃到顫抖,但就是不說話。

    小五似笑不笑地輕哼一聲,“過幾個小時我們就要做公開表演了,你總不會希望我在台上當着衆人和你上床的時候還叫你喂,或者那個雙兒吧?”新禦宅屋

    “不,不要,”吳匪像突然被燙到了似的蹦了起來,兩步竄到了武柏面前,“求求你,求求你不要這麼對我,你們怎麼懲罰我都行,哪怕抽筋扒皮、做牛做馬……”

    “我們不需要你做牛做馬,我們隻想讓你做這個!你沒忘我們是家夜店吧?”小五獰笑,露出一口白牙。

    “不要,求求你,求求你,不要這樣……”吳匪攥着小五的胳膊瑟瑟發抖,眼淚怔怔地往下流,但他卻全無知覺,一心隻求武柏改變主意。

    武柏搖搖頭,“晚了,有些錯誤,一旦犯了,一輩子追悔也沒有用,我們隻能承受它帶來的後果。”武柏原本不是個多話的人,無論他原本是個什麼樣的人,做卧底的那些年也教會了他閉嘴,所以他向來不多話。可今天,也許是因為憎惡吳匪對顧風幾人的傷害,也許是他突然想起了從前的自己,所以他多說了幾句,隻是他不知道,這幾句話,竟一語成谶,恰恰是對他後半生的真實寫照,如果他早在此時就知道他後來會愛上吳匪,他大概無論如何也不會逼此時的吳匪上那個舞台!

    吳匪也從來不是個多話的人,事實上他話一向很少,自己雙性人的身份讓他從來也沒有什麼朋友,就怕讓别人發現他的秘密,沉默和遠離人群幾乎已經成了他身上不變的特質,所以當知道自己無論怎麼求也沒有用的時候,吳匪閉嘴了。

    “還是不肯說嗎?你的名字。”回答武柏的,是吳匪長久的沉默和漸漸收起的淚水。

    “其實你說不說都一樣,你來的第二天,你在楚氏的全部個人檔案已經都被送來了。”小五掐住吳匪的下巴,逼他看向自己,“你叫吳匪,下面還有一個弟弟。”

    吳匪整個人突然緊繃起來,這種緊繃不同于之前的緊張和顫抖,而是一種戒備和蓄勢待發,小五甚至能感覺到雖然吳匪臉上還挂着淚,但他仿佛随時能沖上來和自己搏命一般。

    但小五是什麼出身?加上他非同常人的經曆,一個吳匪是怎麼也吓不住他的,所以他繼續道,“他叫吳君。”

    吳匪牙根緊咬,整個人呼哧呼哧喘着粗氣,但依然一個字都不肯說。

    小五玩味一笑,後面的話說得很慢、很緩,但很清晰,并且一個字也沒有停頓, “哦,對了,我忘了告訴你,我當過警察,并且我在警校學的是刑偵,我想如果我真想找一個人,應該不太費勁。”

    “你到底想幹什麼?”吳匪突然從地上“嚯”的一下就站了起來,胸也不遮了,胯下也不擋着了,直接氣勢洶洶地對着小五吼,甚至他雙拳緊握,好像随時準備将拳頭砸向小五的臉。新禦宅屋

    小五微仰着頭,看着面前像個護崽兒的母獅子似的吳匪,淡淡道,“我沒想幹什麼,事實上也不會幹什麼,隻要你乖乖留下贖你犯下的罪,吳君是誰,和我一點關系都沒有。”

    “你保證不會動他?”吳匪卻不信任的再一次确認。

    小五攤攤手,不置可否。話他已經說清楚了,至于吳匪信不信,不在他管轄範圍nei。

    吳匪突然像洩了氣的皮球似的又委頓了下來,蔫蔫地蜷縮回小五的腳邊,甚至伸出一隻手小心翼翼地拽着小五的褲腳,“我聽話,我什麼都聽你的,你,你們别動他!”

    看着這樣的吳匪,武柏的心突然就有一角柔軟了下來,他也是有妹妹的人,甚至他曾經也有一個疼他入骨的哥哥,可是現在……小五深吸一口氣,伸手揉了揉吳匪脖頸上的碎發,“乖,我保證。”

    武柏沒有說他保證什麼,但吳匪卻仿佛明白甚至信任了他一樣,整個人放軟了身子,乖順地順着武柏的手勁,将自己的頭栖放在了小五的膝蓋上。

    roushuwu.

    後面的事情在小五看來一切都很順利,除了吳匪在剛進入籠子時驚恐絕望的眼神讓他小小心軟了一下。但心軟從來都不是武柏的特質,尤其做過警察和卧底的他更知道心軟隻會帶給自己危險和困境,所以他很快就将那小小的不忍給壓了下去,然後一路順利地将公開表演完成。

    武柏不知道的是,吳匪也同樣一輩子忘不了他們的第一次公開表演。而他對武柏的恨,便也是從看到面前的巨大籠子開始的

   下一章

相關文章

    無相關信息
百度推薦

旗下網站: Win10之家|

旗下軟件: Win10系統|

Win10 - 應用,遊戲,下載 - Win10之家

Copyright (C) Swin10.com, All Rights Reserved.

Win10 版權所有 浙ICP備12345678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