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n10之家 資訊中心
Win10下載休閑娛樂坊
Win10資訊Win10資源
Win10交流主題壁紙
Win7下載Win8下載

Ghost Windows10 X64純淨專業       Ghost Windows10 X32純淨專業

禁淵

2019-01-08 17:29:06來源:Win10作者:Win10之家責編:swin10去評論

 

    閱讀全文

  龍行瑞今天的心情很不好,剛剛的宴上為解郁悶多喝了幾杯,現在回到寝仍是有些眩暈,不過,一想到那幾個被誠王和鎮國大将軍強塞進後的世族女子,他本就不好的臉色又黑了幾分。

    他是大衡國君,繼位五年,哪天不是早起晚睡勵圖治?大衡在他的領治之下不敢說己達到大衡史上最為鼎盛之時,可也算得上一代盛世,百姓稱道,國泰民安,内無憂外無患,對一個國家而言,這不是最重要的嗎?

    可,在富足之後,朝中衆臣竟關心起他的私事來了。

    立後,他才二十三歲,幹嘛那麽早立後?況且,他立誰為後跟那幫人有什麽關系!

    其實這件事也不是今天才被提起,隻是龍行瑞一直選擇忽略,反正他後嫔妃己有不少,子女也有了幾個,開枝散葉方面算是有了交代,朝中衆臣也不好太說什麽,但如今大皇子都快三歲了,龍行瑞還沒有立後的打算,這讓大皇子的生母雪妃有些坐不住了。

    在雪妃的鼓動之下,一場谏立皇後的活動拉開了帷幕,可雪妃之前不過是普通秀女,雖出身官宦人家,卻也沒有太高的身份,就算生了大皇子,但還不被一些皇親宗室看在眼内,這不,身為皇叔的誠王就送了幾名适齡女子進,而龍行瑞的親舅舅,鎮國大将軍也不甘於人後,舉薦了兩名世族大家之女,目的自然是為選後。

    其實龍行瑞是無心立雪妃為後的,不僅是雪妃,到目前為止,他沒有立任何人為後的意思,他想,他己經做好為大衡奉獻一生的準備了,難道還不能争取一點自由嗎?立後,就是他最後的一絲自由,皇後的人選,他一定要自己做主。

    所以在今天的宴會上,見着那幾個端莊俏麗的世族小姐後,他的心情就像吞了蒼蠅一樣難受。

    龍行瑞步履有些淩亂,但他還是推開了李海全的摻扶,讓這個從小陪着他長大的總管公公留守殿外,自己一人進了清心殿,他需要一個人安靜一下,沈澱一下情緒,以防明日帶着火氣上朝而耽誤正事。

    清心殿内并不像往日一樣燈火通明,隻留了幾盞燭光,讓整個空間看起來昏黃幽暗,卻多了一分難得的私密之感。

    這樣的環境讓龍行瑞放松了些,不再管什麽規矩,從門口轉至龍床的一路上,身上衣物己被扯下七七八八,雕龍镏金的龍床此時幔帳低垂,他也不去想,直接掀了帳子翻身上床,正想繼續放松因喝了酒而有些不清醒的腦子,手卻觸到一團溫軟之物。

    室内光線有限,卻也看清那是一個女子,背對着他,似乎正在酣睡。

    龍行瑞卻是大怒,他覺得這定是朝中那些好事者做的,才送了女人進,轉眼就送到他床上來了!

    龍行瑞平日裡是個極理智的人,對待女人也不見有過分熱情,更不會對女人動。可現在,他是怒極了,扯着那女人的衣服就往地上摔,不想這一扯,竟将那女人的衣服撕了開,湖綠色的肚兜裹着極具分量的彈了出來,而那女人,竟真像是剛剛睡醒一般,低低地“唔”了一聲,嬌媚且慵懶,星眸半張着看向龍行瑞,迷迷蒙蒙地像在認人,又好似不知自己身處現實還是夢境一般。

    < end if >

    作家的話:

    【新人新人書,請大家多多支持,本文h為主,情節為輔,情節若出現硬傷希望大家能及時指正謝謝。】

    ☆、002

    借着昏黃的燭火本看不清那女人的樣子,卻也能知道這人隻算清麗,算不上絕色,龍行瑞冷哼一聲,他們可真是大膽,難道真的認為自己毫不挑食嗎?

    龍行瑞臉色鐵青,卻放棄了摔那女子下床的想法,目光停留在那一痕豐脯之上,心中不滿總算消減了些,大手一覆,己握住那顫巍巍的半邊豐挺,隻覺得入手處綿軟得讓人血脈贲張,那女子冷不防被人握住敏感之處,雖在半醒之間,卻也低低地“呀”了一聲,而後便随着龍行瑞毫不憐香惜玉的狠狠一抓而痛呼出聲,眼中更多了兩分清明。

    龍行瑞聽着那女子的呼聲,微弱而又甜膩,很難想象,她是在呼痛,聽起來卻像在求歡。

    隻這一聲,便讓龍行瑞的男瞬間直立,他毫不猶豫地撕裂了那女子的肚兜,眼中頓時跳入一雙飽滿雪兔,頂峰之處,綻着兩朵嫩粉蓓蕾。

    那女子發出一聲尖銳叫聲,總算清醒過來,可在她開口之前,龍行瑞己撕開她的底褲,将不斷跳動的火熱源抵在她仍然幹澀的嫩入口,沒有任何前戲,猛地發力,一推而就。

    “啊──”藍婵隻覺得下體又熱又痛,仰着頭,張着小嘴隻發出了一個音節,便痛得沒了聲音。

    龍行瑞卻眯起了眼睛,他自然查覺得到自己的進入雖然困難,卻沒遇到半點屏障,也就是說……

    “你不是處子?”他問得咬牙切齒,一方面是為這事實而氣急敗壞,他沒想到那些人居然敢把一個失了清白的女人送到他的床上!而另一方面,卻是他挺進的地方,雖然幹澀,卻火熱緊窒得讓人窒息,四周的媚像一張張小嘴似地蠕動着,推擠着,不知是想把他擠出來,還是吸進去。

    “皇上!我是……”

    藍婵的叫聲被龍行瑞接下來的抽動打斷,那幾乎撐裂她的巨大兇器殘忍地拉扯着她久未逢甘的,認識到己經發生了什麽,她的眼淚瞬間迸出,咬住下唇忍了接下來的話,看龍行瑞的樣子,顯然是意識不太清楚,那麽若是她說出自己是誰,喚醒了他,豈不是将兩人都送上了無可挽回的尴尬之地?他是皇帝,怎容此等醜事發生!還不若将錯就錯,在他……發洩了之後,自己便悄然離去,今天的事情權當沒有發生過。

    這麽一想,藍婵掙紮的力度便小了,可隻要一想到現在玩弄自己的,是自己從小便當弟弟看待的人,而蜜中充滿的,更是她從未體驗過的火熱碩大,不隻心情難以言喻,身體竟也開始火熱起來,可她無力阻止龍行瑞,隻能紅着臉,緊咬着下唇任龍行瑞在自己的蜜中放肆抽動。

    而龍行瑞,以從未有過的強暴之勢沖擊擴張着身下女人的蜜,才抽動兩下,便己察覺到緊密的兒深處現出幾絲潤滑,讓他的抽更為順利,同時小的吸吮更為有力,直吸得他差點丢了魂!

    “才了兩下,就出水了?”龍行瑞問的滿是嘲弄,眼中卻是欲火如熾,将女人的膝蓋扳得大開,大腿幾乎成了一條直線,那粉嫩水滑的蜜完全暴露出來,看自己如鐵兇器像把利刃似地在蜜微腫的小孔裡,幾乎将那小孔撐爆,心中便升起一種難以言喻的滿足感。

    < end if >

    作家的話:

    【新書上傳請大家多多支持~~推薦、留言什麽的不要大意地統統砸來吧~~~】

    ☆、003

    “水可真多!”龍行瑞說着自己從未說過的詞浪語,心中升起一種陌生的暴虐快感,每次都将龍抽至小入口處,再狠狠貫入,看小被弄得嫣紅腫起,同時愈來愈多的春水從二人結合處滴落,到最後,大片的香滑春水幾乎是湧出被弄的,讓龍行瑞的每次入都發出“噗噗”的水聲,放蕩而糜。

    而那小,卻并未因大量的浪水兒而變得松弛,反而銜得更緊了,蜜裡熱乎乎濕漉漉,四壁的媚兒變得軟嫩極了,緊緊地吸吮着不斷聳動的男,若不是龍行瑞緊咬牙,想必早己繳械投降了。

    而龍行瑞身下的藍婵,己被龍行瑞這強悍的攻入弄得哭了出來,她的身子裡就像燒了團火,身體被龍行瑞大力的頂弄不斷向上蹿去,前一對碩被撞得上下抛飛,尖早己漲大挺立,又癢又疼,伴随着下體蜜的充實酥麻,尖更加難受,竟想……竟想有人來玩弄一番才好!

    想到自己竟有此浪之心,藍婵羞愧交加,哭得更為無助,卻不知這哭聲聽在龍行瑞耳中不次於求歡天籁,從未有過的暴虐情緒更為放肆地蔓延他的全身,一如火烙鐵飛速地抽於愈發緊窒的水之中,那“撲哧、撲哧”的交合之聲給他帶來體外的極大滿足。新禦宅屋

    “嗯啊……唔……”在龍行瑞抽了數百下之後,藍婵的身體突然哆嗦一下,咬着下唇,卻仍溢出絲媚呻吟,身下水瞬間縮緊,内媚不斷推擠着,幾乎将龍行瑞的龍夾斷。

    龍行瑞發現了身下女人的異樣,喘着氣拎起女人的雙腿,狠狠地向前一攻,女人的身體被他牢牢壓在身下,雪白的兩條大腿蜷在前,磨壓着早己硬挺不堪的一雙尖。

    這一姿勢讓龍行瑞的龍向更深,直接頂在子口處,可龍行瑞仍不滿足,他狠狠地抓住女人的兩瓣雪臀,用力地向兩旁扒開,下體撞擊的力度之大,直讓他鼓漲的龍頂端扣開緊閉嬌嫩的子入口,竟就那麽沖了進去!

    這一舉動讓藍婵頓時陷入瘋狂之中,源源不絕的快感從水散發開來,沖擊着全身,她像觸電一般全身顫抖,大口大口地喘着氣,卻叫不出一絲聲音。

    而她的水深處更是酸漲難忍,終在龍行瑞低吼着撞擊、而後抖出滾燙陽的同時,一股清亮香膩的浪水兒也澆了下來,淋得龍行瑞通體舒暢,他從不知道,與女人交合竟會有這樣酣暢淋漓的時候!

    身下的女人己脫力得癱在床上,眼睛半睜半閉,小嘴兒無力地張着,一絲香誕從口中流出,引誘着龍行瑞前去品嘗。

    龍行瑞馬上俯下身去封住女人的小嘴兒,肆意品嘗着女人的香津,一雙大手握上女人軟嫩的雙,狠狠掐弄,肆意揉玩。

    藍婵剛洩了身子,哪堪如此玩弄,仍被弄着的蜜又收緊了,尖處就像着了兩把火,越發挺立,像兩顆紅寶石一樣,極具誘惑。

    看着這副美景,龍行瑞卻是面色一寒,他記起身下女人己不是處子的事實,冷哼一聲擡起頭來,雙手再度抓上女人的雪臀,漸漸蘇醒的龍輕輕抽出,再毫無預兆地齊沒入。

    新一輪的攻伐來臨,卻沒了交合歡愉,隻剩龍行瑞懲罰似地大力貫入,之前灌入子的陽被壓迫出來,紅豔的口銜着大的陽剛,濁白的體不斷擠出,同時飛濺的還有清亮的浪,形成妖豔而靡的一幕。而随着他不時地拍打,藍婵兩邊雪臀己紅腫起來,中間蜜更是被毫無憐香惜玉之情的龍行瑞弄得疼痛不己,龍頂端每一次都頂進子入口,小腹酸漲難忍,再無一絲快感。

    龍行瑞卻不因此滿足,他抓着女人的雪股,兩手麽指己伸向蜜後的菊,借着滴下的體,手指毫不留情地擠了進去。

    < end if >

    作家的話:

    【進新書榜了,開心~~每天碼字的時間有限,更新的速度也有限,希望大家諒解,大家的支持是我碼字的動力,路過的朋友們冒個泡吧~~~】

    ☆、004

    “啊……不!”藍婵菊猛縮,後庭的漲滿讓她一邊掙紮一邊哭着求饒,“那裡……不要,求你……”

    龍行瑞卻很滿意她的表現,兩隻麽指頂得更深了些,壓排着菊内充滿彈的,雙指微一用力,竟将那緊窒的菊分開了微微的一道小口。

    藍婵痛呼出聲,臀不自覺地收縮着,想将入侵的手指擠出去,可龍行瑞哪是那麽好相與的?不僅牢牢的嵌住她的菊,兩手的食指也加入探索中去,感受那可憐的菊顫抖收縮,終於笑道:“這兒還是次,嗯?”

    “不……”意識到他要做什麽,藍婵用盡力氣地掙紮,可她剛剛洩身,又被龍行瑞如此玩弄,哪還有什麽力氣,自然不被龍行瑞看在眼中,而她的求饒嬌喘,更加重了龍行瑞的暴虐之心,不由分說拔出龍,對準己被開啟的菊,狠狠推入。

    “不啊……”藍婵隻覺得菊好似被人鋸開,一股溫熱随着龍行瑞的攻入流下,而她的雙腿,己疼得不住發抖。

    龍行瑞看着兩人交合處緩緩流下的鮮血,心中終於舒暢了些,不待藍婵疼痛過去,便開始擺動健腰,每一下都搗至最深,直讓藍婵哭喊出聲。

    龍行瑞卻是被那小小菊夾得舒爽至極,這是他次玩弄女人的菊,不似剛剛玩虐過的嬌嫩水軟,讓人一進去便想死在裡面,這菊兒,卻是緊窒而有彈,菊門緊緊地箍着他的龍,四壁的同時壓迫着他,幾乎讓他瞬間釋放。

    “真是個浪娃,菊兒都這麽有感覺。”龍行瑞輕喘了一下,感覺到來自女人蜜兒中的濕潤,不是之前的陽體,而是新一輪的,來自女人身體深處的浪。

    滑潤的浪慢慢滴出蜜,流至二人交合之處,随着龍行瑞的每一次動,都有一些被帶入女人的菊之内,使得龍行瑞的抽動更為順暢,每次都齊而沒,龍頭亦能頂到菊内的一點突起,那是女人的子頸口,隔着薄薄的嫩,再次被龍行瑞的男無情戳弄。

    “不、不……啊……嗯嗯……啊……啊……輕、輕一……啊!”藍婵的身體起了奇異的變化,被虐玩的疼痛正漸漸遠去,随之而來的是菊内的充實飽漲,那被不斷戳刺的子口更是讓她酸軟不堪,藍婵的雪頸向後揚起,随着龍行瑞的頂弄,微張的小嘴不斷溢出惑人的呻吟,“求你……啊……啊啊啊……别、别……求……啊啊啊啊啊啊啊……”

    龍行瑞突然握住她的雙,指尖掐着漲鼓鼓的頭用力拉扯,似要将它們扯壞的力道卻讓藍婵在疼痛中嘗到了快意,而在龍行瑞的搗弄下,二人的交合處早己泥濘不堪,後庭被大的男不斷抽,升起另一種禁忌的快感,而男不斷頂到的那一點讓她的蜜兒吐出更多露,随着龍行瑞的撞擊而飛濺開來,不僅沾濕了二人的下身,更有一些濺到龍行瑞的臉上,暴虐地玩弄、浪地反應,讓龍行瑞更為瘋狂地掐搗,男壯到不可思議的程度,将藍婵後庭的菊紋完全撐開。

    “不……皇上……瑞……”藍婵陷入了無意識地低喃,全身激顫着享受龍行瑞帶給她的極緻快感,甚至用僅剩的力氣扭動腰身,迎合着那狂暴的入侵,希望進出在後庭的碩大男能進得再深一點。

    “這麽浪……這麽浪……”龍行瑞的指尖暴地拉扯着女人的尖,那軟中帶硬的觸感讓他舍不得放手,一邊拉扯,一邊将指下的尖揉得更挺,今夜他要盡情的玩她,玩壞她!

    “該死!”就在龍行瑞全身放松之時,一股銳痛自膝蓋傳來,不舍地放開女人紅腫的尖,朝跪着的膝處一,到的卻是一隻耳環,想來是女人掙紮之時掉落的。

    那耳環是漂亮的藍色寶石,上面穿着長長的銀鈎,鈎尖帶些銳利。

    “你想謀害朕麽?”明知這耳環隻是一個曲,龍行瑞卻偏這麽說,他拿着耳環,用那尖銳的一頭輕輕劃上女人的脯,感覺到女人的瑟縮得意地輕笑,突然他眸光一暗,盯着那漲大挺立的尖,有了主意。

    “不、不……不要!”藍婵驚恐地看着龍行瑞将那耳環的尖端壓到自己的尖一側,那銳痛讓她慌了神,她似乎明白了什麽,隻要龍行瑞指尖用力,那尖鈎定會輕易穿過她的尖,那耳環……也将被挂到她的尖之上!

    “求求你……不要……”恐懼讓藍婵恢複了些力氣,不顧仍被搗弄着的後庭,她舉手捶打着龍行瑞,希望能制止他。

    龍行瑞卻是很不高興,他眯着眼睛加大了下體的抽動,重重地搗在菊兒内最敏感的一點,聽女人破碎的叫聲,心中卻改了主意,收回放在女人尖的手,将女人的大腿扳開,指尖掐上女人蜜洞上方的花蒂。

    隻是這麽簡單的動作,便讓藍婵達到了極為瘋狂的一次高潮,她的身體不停地抽搐,蜜兒裡的浪噴而出,菊兒将龍行瑞的男咬得死緊,本不能再動上分毫。

    龍行瑞隻覺得一陣快意蹿上脊背,被緊咬住的男再度漲大,不由自主地輕跳着,預示着激的來臨。他心中叫了句該死,手上卻不停歇,将那柔嫩的花蒂用力一拉,另一手拿着耳環毫不留情地刺了下去。

    < end if >

    作家的話:

    【感謝小婧的禮物和s8o7的留言,點擊和票數都在增長,證明有人在看文,樂瘋了~~】

    ☆、005

    當藍婵恢複了知覺,她仍躺在金鑲銀裹的龍床之上,因為幔帳低垂,看不清天色,也無從知道自己昏睡了多久,身體像被碾過一樣疼痛,連擡小指的力氣也沒有,前和下體全都火辣辣地,不知被虐玩成什麽樣子,尤其是那敏感的花蒂,像着了火一樣突突地跳個不停,壓在兩腿之間,絕對是十足的折磨,回想起昏倒前的最後一幕,藍婵不敢猜測它現在變成了什麽樣子,而身後的溫熱提醒着她龍行瑞仍在床上,沒有動作該是也睡着了。她咬了咬下唇,唇上頓時傳來刺痛,看來不知何時她的下唇己被她咬破了。

    得趕快離開!藍婵輕喘了下,她現在動動身體都要耗費極大力氣,但她必須在龍行瑞清醒前離開,這樣,兩人之間便不會陷入那麽尴尬的地步。

    可,她剛剛一動,便清楚地感覺到自己的後庭中那充滿的碩大,天!他竟一直在她體内麽?

    想到自己被龍行瑞虐玩的情景,還有自己被高潮沖擊得神魂颠倒的樣子,藍婵不可抑制地羞紅了臉,越發地想逃離現在的境地,可身上隻要用力,後庭便不可避免地縮緊,含着那壯的男,感覺它在自己體内越來越熱,越來越硬。

    “剛醒就忍不住想要了?”耳後傳來低低的呢喃,後庭中的碩大瞬間變得硬實無比,藍婵心中一驚,知道龍行瑞醒了,急着蜷起身體,想讓他的男滑出自己的體内。

    龍行瑞卻比她更快,從後方抓着她的臀瓣,輕易地俯身,堅實的軀體便整個貼上,本就深入的男頓時探入更深處,搗得藍婵嬌喘一聲。

    龍行瑞己不知是第幾次攻入這緊窒的小菊了,在藍婵昏倒後,他絲毫停不下進攻的欲望,不顧身下己無反應的人兒,直在那誘人的蜜兒和菊兒中又爆發了數次,這才抵不住襲來的疲倦昏昏睡去。沒想到,隻是過了幾個時辰,被那嫩一夾,他竟又生龍活虎了起來。本來皇家最重養生,尤其是一國之君,房事絕對要節制,龍行瑞平日裡便是個知道節制的人,於事上的要求也不高,對於後的态度始終有些淡漠,可此時聽到那絲媚般的喘息,竟然發現自己按捺不住,不理會身下女人的哭泣哀求,就那麽半壓着她,用力挺弄着健腰,感受着由那小小腔傳來的緊嫩壓迫。

    此時的藍婵卻是難過至極,經過一個晚上的開發,她的後庭己不再有撕裂的疼痛,可前方花蒂,卻似被熾鐵烙過一般,此時被龍行瑞壓住,花蒂直接磨擦着身下錦被,她清楚地感覺到花蒂上絕對多了些東西,像柄銳利的小刀扯磨着她,而那東西,不出意外便是那隻耳環。

    被玩弄了一個晚上,身體的疲累與疼痛己讓藍婵感覺不到太多快感,花蒂上的耳環更是一道酷刑,她隻能極力放松自己,配合着龍行瑞,希望他能早一點放過自己。

    可龍行瑞,在那嬌小的後庭抽了幾百下後,硬是忍下噴的欲望,抽出自己的碩大,将身下癱軟的女體翻轉過來,就着玩弄後庭時花裡流下的春水,毫不費力地将自己送入軟嫩嬌滑的蜜兒中去。

    “啊……”藍婵瞬間達到了一個小高潮,她沒想到自己居然在疼痛中還懂享受,一時間羞愧得咬緊下唇,也不顧唇上舊傷,似乎隻要不逸出呻吟,便可安心。

    龍行瑞卻是無比享受,擡高女人的雪臀,用力搗入,讓自己的男龍頭不知第幾次地進入女人柔嫩的子,被子花頸緊緊地箍着,感受着花心的稚嫩嬌軟,那簡直就是天堂!

    事到如今,藍婵早己無力阻止龍行瑞的入侵,隻能大張着雙腿任他亵玩,子内不時沖下香滑的春水,直讓龍行瑞通體舒暢。

    不知又抽了幾百上千下,龍行瑞突然加快速度,藍婵自然明白這意味着什麽,雖然周身己酸軟無力,卻也仍挺弄着腰肢迎合他,希望他快些發洩。可下一瞬間,龍行瑞竟揮手扯開了幔帳,明亮的光線頓時照進來,藍婵一呆,而後驚呼着雙手掩面,不顧自己也在洩身邊緣極力地掙紮起來。

    她這麽一扭,龍行瑞頓時關大失,一股股濃灌澆在柔嫩的子内,他發出陣陣舒爽低吼,同時也不忘強行拉下藍婵的雙手,她的相貌,他可是好奇了一個晚上!

    與此同時,藍婵被那突來的熱一燙,頓時如瀑布般傾洩而出,她的眼睛己對上龍行瑞震驚而不敢置信的雙眸,知道事情己至無可挽回之地,眼淚瞬間沖了出來,她很想馬上起身飛奔出這裡,但她做不到,她隻能死死地咬着下唇,羞恥地等待瘋狂高潮的身體恢複平靜,可越這麽期盼,身體卻越不聽使喚,這次高潮來得巨烈而兇猛,死死地銜着龍行瑞的男,花頸口牢牢地吮住男的龍頭,讓他想抽身都難。

    龍行瑞現在本應是極舒爽的時候,可看到藍婵的一瞬間,他竟忘了去享受來自女體的歡愉,呆呆地看着藍婵,心中驚駭萬分,怎會是她!

    < end if >

    作家的話:

    【繼續求大家支持,周新書榜,大家對我太好了~~~~】

    ☆、006

    藍婵是大衡宰相之女,比龍行瑞大上兩歲,自小二人便相處極好,藍婵視龍行瑞為弟,龍行瑞視藍婵為姐,竟比那親姐弟還要親上三分!在藍婵十八歲出嫁之時,當時尚是郡王的龍行瑞傷心至極,親自送藍婵前往距京千裡的夫家成親,回來後也是憂憂郁郁地,甚至請求父皇将自己派出京城,做個分封郡王,就是怕藍婵在夫家受了什麽欺負沒人幫他出頭。不過這個請求自然被駁回了,龍行瑞更在兩年後登上大寶,随後五年二人雖然多有書信來住,卻始終未能再見一面。

    藍婵的丈夫在她嫁過去第三年便因病去世,藍家不想自家女兒在夫家繼續寡居,便與那夫家達成協議,在藍婵守孝三年後,簽了休書,還藍婵的自由之身,這才得以回到京城。

    龍行瑞得知這一消息後開心不己,不斷盤算着藍婵回京的日期,可他萬萬沒想到,他們竟是在這種情形下見了面!

    藍婵更是後悔,為何自己要什麽“驚喜”,不僅提前三天趕回京城,在太後默許下躲到清心殿,隻為給龍行瑞一個驚喜,又為什麽别處不躲,偏偏躲到龍床上來,更在久候未果之下睡了過去,這才有了之後的荒唐事!

    “婵……婵姐……”龍行瑞良久才找回自己的聲音,目光中的震驚仍在,面色也漸漸變得煞白。

    “我……”藍婵又咬了下唇,即時疼得皺了下眉,龍行瑞這才看清藍婵的下唇傷痕累累,忙伸手阻止她。

    可他二人現在仍緊密相聯,他這一動,又是将指尖入藍婵的櫻口之中,暧昧之色大增,藍婵不由瑟縮一下,牽動了銜着碩大男的蜜兒,頓時又羞又憤,紅着臉偏過頭去,斷斷續續地說清自己為何出現在這裡。

    龍行瑞在聽到藍婵說“想給你個驚喜”的時候苦笑了下,現在這情形,真真是驚喜了。

    藍婵隻說到這裡,等了一會,見龍行瑞仍無動作,羞不可捺地擡眸迎向他,同時輕動了下腰肢,以此提醒他二人的尴尬。

    龍行瑞如夢初醒,忙想抽身而出,可藍婵的嫩兒卻似一張小嘴牢牢地吮吸着他,哪裡出得來?不僅如此,更在幾次扯動之後,讓龍行瑞的男再度複蘇,漲滿了藍婵的水。

    “啊……别……”藍婵急喘着夾緊雙腿,殊不知這一舉動讓龍行瑞更加苦不堪言,巨大的男被吸到更深處,頂在藍婵的子裡,舒爽得恨不能馬上發洩出來。

    “你……”當藍婵明白自己的舉動不妥時己經晚了,龍行瑞的男将她的嫩兒撐到了極限,現在隻要輕微的震動,恐怕都會将藍婵再一次送上高潮。藍婵臉上的紅暈漸現,她急喘着,想要說什麽又覺得太遲,隻能半閉眼眸,顫着聲音喊了聲,“皇上……”

    軟嫩如哀求般的聲音幾乎讓龍行瑞放棄一切,可他明白,現在的藍婵不過是被控制在欲望之下,自己已對她做了無可挽回的錯事,怎可一錯再錯地索求她的身子!

    龍行瑞深深地喘息着,緊閉起眼睛不讓自己看到藍婵現在的媚态,回想着朝中最煩心的瑣事,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忽略那不斷蹿起的快感。

    藍婵本己做好了龍行瑞對自己再次肆虐的準備,卻見他如此模樣,知道從小那個喜歡黏着自己的龍行瑞并未消失,心中憐意大起,強撐着酸軟擡起手來,撫上他的俊顔,同時抛卻羞意,雙腿大膽地盤到他的健腰之上,顫抖着輕喃,“不必忍得……這般辛苦……”

    < end if >

    作家的話:

    【更新晚了,明天盡量早更,謝謝大家這幾天對圓子的支持~~多謝f13的小禮物,謝謝!!】

    ☆、007

    龍行瑞早己在崩潰邊緣,哪經得起藍婵的觸碰,幾乎在藍婵的雙腿圈住他身子的同時,滾燙的白瞬間迸出,燙得藍婵連連顫抖,引發了另一波極度快感的洩身。

    黏膩的體與淋漓的春水在小小的腔内激蕩,藍婵的身體不受控制地哆嗦着,一雙美更是不住抖動,似想要得更多,若不是咬住了自己的手指,她真怕自己會不會溢出什麽浪詞語。而龍行瑞,半眯着眼眸,一瞬不轉地盯着藍婵絕媚的反應,一雙大手揉捏着藍婵的臀瓣,充分享受這快感的極緻。

    這動人的銷魂足足持繼了半柱香的時間,藍婵周身的顫抖才算消減,身上挂滿了晶瑩的汗珠,劇烈地喘息着,好半天眼睛才重新對準焦距,便見龍行瑞正牢牢地盯着自己,膛不住起伏,一張俊顔上滿是發洩過後的舒爽。

    “婵姐……”龍行瑞有點認不得自己了,明明剛發洩過兩次,可埋在藍婵的水之中,自己似乎有無窮的力,就在那極緻的高潮剛剛過去,自己竟然又想馳騁於藍婵的蜜,像昨晚一樣,玩得她哭出來。

    可他知道自己不能,剛剛的行為己經再次亵渎了藍婵,他明白這一切源自於藍婵對自己的愛憐,所以他更不能得寸進尺。

    “皇、皇上……”藍婵松開自己的手指,上頭己被咬出兩道深深的齒痕,“你……可還難受麽?”

    龍行瑞知道藍婵不放心他的身體,心中一暖,卻對她的稱呼有些不滿,“你以前可不是這麽叫我的。”

    藍婵的兒此時仍含着他的巨大男,再聽到他撒嬌似地話語,臉上一紅,偏過頭去,艱難地道:“瑞……你……你幫姐姐把那個東西拿下去好麽?姐姐……有點疼……”新禦宅屋

    藍婵這副媚态引得龍行瑞再度小腹發緊,再聽到她的話,他先是一愣,跟着便知道藍婵說的是什麽,忙借着藍婵小兒裡春水的沖刷用力拔出龍,引來藍婵的一聲輕吟,再輕輕擡起藍婵的雪臀,将那猶自開合的蜜美景收入眼中。

    “别……别看……”藍婵被龍行瑞抱住,雙腿大張的她想要收攏雙腿卻被龍行瑞攔下,他仔細地巡視着藍婵最私密,也是被他虐玩整晚的地方,待他看清,不由得心中一疼。

    此時在那芳草萋萋之下最顯眼的便是被穿了耳環的花蒂,原本小巧粉嫩的花蒂現在早己看不出原有的模樣,紅腫得發紫的蒂尖漲得足有一顆葡萄大小,正兀自輕跳着,蒂上穿着銀鈎,雖然銀鈎下的藍寶石搭在花唇上另是一番美景,但花蒂被洞穿的地方卻是血污遍布。

    而花蒂下方的兩個小,都流淌着濁白的體,從那紅腫不堪的口便可看出,它們被多麽殘虐地玩弄過。

    一想到這些都是自己所為,龍行瑞頓覺沒有面目再見藍婵,再看她微蹙眉頭,心中更是難過,忙伸手至花蒂處,想摘下那隻耳環。

    藍婵卻猛地瑟縮一下,痛呼出聲,雖然随即被她忍住,可也讓龍行瑞大感自責,更加放輕動作,扯動着那隻耳環。

    藍婵雖沒再呼痛,可神情間的痛苦卻是顯而易見,龍行瑞見她強忍的模樣心疼至極,一心想讓她好過一點,伸手将她的雪臀推得更高些,一低頭,竟用嘴含住了那慘不忍睹的腫大花蒂。

    < end if >

    作家的話:

    【感謝大大送的糖果禮物,開心死咧~~~】

    ☆、008

    藍婵低呼一聲,怎能讓龍行瑞做這種事,忙扭腰擺臀想要掙脫開來,可龍行瑞的大掌牢牢地捧着她的臀瓣,讓她避無可避。而花蒂上傳來的,亦不再是難忍的疼痛,随着龍行瑞溫柔的舔拭,花蒂上的污血漸漸消失,可花蒂下方的花中,卻湧出大量摻和着濁的愛,沾了龍行瑞滿臉。

    “别……夠了……”藍婵隻覺得兒一陣陣的發顫,身體剛剛褪卻的火熱又重新湧起,體内一片空虛,隻覺得……不夠……不夠……要他那個東西……再搗進來才好。

    察覺心中所想,藍婵“呀”地一聲捂住面孔,羞恥的淚水不斷滑落,龍行瑞一驚,擡起頭來捧住她的臉,“婵姐,弄疼你了麽?”

    藍婵艱難地搖頭,卻不敢睜眼與他對視,隻是下體的春水橫洩,體内的空虛幾欲将她逼瘋。

    龍行瑞也不好過,從散發着香氣的濕膩幽谷中擡起頭來,他的龍已繃至極限,那不斷沖刷下來的春水更是對他最好的無言邀請。雖然明知此舉不對,可他實在忍不住,抓着藍婵的柔臀猛然擡高,低吼道:“婵姐……”話音未落,他碩大的男已整貫入,軟嫩的兒又将他包裹起來,那一刻,仿至天堂。

    藍婵頓覺下體一漲,那不知探尋過自己幽徑多少次的炙熱鐵又攻了進來,隻這一下,她便達至高潮,兒咬得死緊,可龍行瑞在她身上仍次次深入,藍婵嬌啼不己,隻能不斷扭動着身子以示求饒。

    “婵姐,你真緊……”龍行瑞仿佛已失去理智,“好軟,婵姐的小兒味道真好……”

    藍婵同樣理智已失,隻能報以輾轉嬌吟,“嗯哈……瑞……啊……啊……好深……慢點、慢點啊……不……好漲……不要那裡……”

    她越說不要那裡,龍行瑞越頂向那微硬的突起,直攻得藍婵渾身顫抖,春水狂洩。

    一波戰後,藍婵身子嬌軟地躺在龍行瑞懷中,龍行瑞亮出手中一個東西在她眼前,“婵姐你看。”

    藍婵望去,竟是自己的那隻耳環,原來在剛剛的纏綿之中,龍行瑞不知何時已将它摘下,而自己竟隻貪於享受,絲毫沒有察覺。

    想到自己剛剛的浪,藍婵羞愧難當,翻身便要起來,卻被龍行瑞按住。

    “婵姐……”龍行瑞細細巡視着藍婵紅暈未散的嬌顔,“你……”這一刻他竟不知該說什麽才好,剛剛那體交合的極緻快感是他忘不了的,可她是他的姐姐啊!

    “瑞……”藍婵艱難地開口,“你不必、不必介懷,姐姐本就是殘敗之身,與你……與你……也沒什麽……”說到最後,已是細若蚊聲。

    龍行瑞卻極不愛聽什麽“殘敗之身”,又見她嬌羞的模樣,忍不住又覆身上去,“與我怎樣?”

    赤祼祼的調戲之語令藍婵面色嬌紅不己,龍行瑞見狀心頭一熱,手便探向她的菊兒。

    “婵姐,一次都給了我吧,這裡……”他的手指輕挺,指尖已沒入被過度開采的菊之中。

    “啊……那裡……不……嗯……嗯啊……疼……啊啊……好……好大……不啊……瑞……别動……嗯嗯……嗯……啊……”

    龍床之上,一個壯的男子壓在一個女人的後背之上,身下的巨龍不斷在女子下體搗弄進出,女子的菊兒被擴張至最大,忽地,那男子将龍拔出,又狠狠沖入女子的前方蜜兒,引得女子呻吟嬌啼不止。

    < end if >

    作家的話:

    【感謝yui0503大大的禮物,芋圓次在這發書,有人支持真是讓我心花怒放啊啊啊~~】

    ☆、009

    怎會失控到那般地步呢?

    那件錯事雖然已過去很久,可藍婵的嬌啼似乎仍在耳際,那綿軟緊緻水嫩吸人的感覺時時刻刻抓撓着他的心尖。他記得那日瘋狂過後,他從她的菊兒中退出來,看着那一同逸出的屬於自己的濁白體,心裡竟充滿了無盡的滿足之感。可見她紅着雙眼,悄聲吩咐李海全準備避胎藥時,他卻希望那碗藥永遠不要來。他不明白自己這是怎麽了,她當着他的面服下避胎藥,為的是不讓他有任何後顧之憂,他身為皇帝,也斷不可承認這晚的瘋狂,可……可他,為何這麽不開心呢。

    “皇上,慈甯那邊已準備妥當,問皇上何時過去。”李海全已然習慣了龍行瑞這段時間時不時的走神,上前低聲請示。

    龍行瑞微一點頭,“那便去吧。”

    今日是龍行瑞同胞的五姐,安甯公主的壽辰,太後特賜宴,龍行瑞自然要去恭賀一番。

    龍行瑞到了慈甯的時候,午時剛過,慈甯内裝扮一新,可見太後對安甯公主的心思。

    龍行瑞與安甯公主的感情也是好的,畢竟是自己的同胞姐姐,若是往日,他定然一早就來了,可今日……

    龍行瑞進到慈甯正殿,聽着一屋子的“恭迎聖上”,目光已在或拜或跪的人群中四下搜索,沒費什麽力氣,便找到了安甯公主身邊跪迎的身影。

    她果然來了。新禦宅屋

    龍行瑞叫了起,目光卻凝在她的身上,在她即将擡頭之時,幾乎是同一時間,他狼狽地調轉目光快步入席。

    她一定會來的,她是安甯的摯友啊,他們認識還是通過安甯,安甯做壽,她怎會不來?

    龍行瑞心神不定地喝下安甯驸馬敬上的美酒,嘴裡卻是一點滋味也沒有,他控制着自己不要看向安甯,不要看安甯身邊的人,他控制着自己要忘掉那晚的錯誤,不能讓他們……連見面都覺得尴尬。

    渾渾噩噩,龍行瑞不知自己是怎麽撐完整個壽宴的,又或許壽宴本沒完,他就借故出來,由始至終,一眼也沒敢瞧過安甯身邊的那個身影。

    落荒而逃啊。行於禦花園中,龍行瑞自嘲一笑,自他登基以來,保國護民的決策不知做過多少,縱然有人反對,甚至死谏,但他都堅持了下來,他知道自己是對的,他知道,他一定會治好這個國家!可現在,他竟為了一女人,逃了。

    漫無目地的亂走一氣,當他在李海全的提醒下,發現那個不遠處拜倒的身影時,再想退,已然晚了。

    他不看她,也就沒有發現,為了逃開他,她一早便出了慈甯,卻不想又在這裡相遇。

    留了李海全在原地,龍行瑞硬着頭皮上走到她面前,用自認最沈穩的聲音說了句:“起來吧。”

    他的聲音竟在發顫。

    他有些慌,怕被她發現,可良久之後,他失笑。

    她雖然站起,但雪頸低垂,目光緊鎖地面,兩隻手置於腹前,絞得指節發白。

    她也在怕嗎?

    許是聽到他的笑聲,她的身子抖了一下,迅速擡眼,霎時四目相對,她蓦地雙頰通紅轉身就走!

    也不知為何,龍行瑞一把抓住她的手腕,想要說什麽,動了動嘴,卻是沒說出來。

    兩人就這麽僵立原地,不知過了多少時候,耳邊聽到李海全向人請安的聲音,不待藍婵反應過來,龍行瑞轉身便将她帶入假山之後,穿過一道僅容一人通過的縫隙,裡面被幾處假山包圍,自成一方天地。

    < end if >

    作家的話:

    【撒花!!感謝fle13、sora2519、qbaiyun大大送的禮物!還有每天來投票支持芋圓的各位,圓子會加油的!!】

    ☆、010

    見到這裡的隐秘,藍婵又急又慌,甩開龍行瑞的手後退一步,躲閃着不敢看他。

    龍行瑞也不知自己為什麽要這麽做,可見到她的閃躲,他倒膽大起來,放肆地将她由頭看到腳,再看回來,目光觸及那柔軟纖細的腰肢時,眼底微微閃爍,一種從未有過的鼓噪感自心底緩緩滲出,使他口幹舌燥,不能自持。

    “你……婵姐……”他雖然放肆了一回,可嘴上卻笨了起來,腦子裡空白一片,竟問她:“你的身子……還疼嗎?”

    這的确是他最想問的,卻也是他最不該問的,這話一出口,他頗為後悔,果然便見藍婵雙頰火紅,輕咬下唇強自忍耐的模樣,竟似要哭了。

    “朕……我不是……不是有意……”他真不是故意弄逗她,也怕她這麽想,以為自己在輕薄她,連忙解釋,卻不想越說越亂,你你我我了半天,竟是半點意思也沒表達出來。

    他那急迫的樣子落在藍婵的眼裡,卻是讓她安心了幾分,酡紅着雙頰強撐着低聲道:“沒事了……“新禦宅屋

    才說出這幾個字,她隻覺得羞難自抑,身上的燥熱由頭頂泛至腳心,她再留不下去,再後退一步微微拜下,“臣妾告退了。”

    龍行瑞不自在地點點頭,側身讓開出口,連他也不知道剛剛為什麽要避人耳目,将她帶來這裡。

    可就在藍婵即将踏出去的一瞬間,藍婵忽地見到李海全正在遠處和兩名妃說話,心中一慌,又退了回來,這一退,正挨到龍行瑞身邊。

    她慌忙再避,可也不知是她太過慌亂,還是龍行瑞也急於避開,兩人在狹小的出路處擠了一下,她險些絆倒。

    “小心……”龍行瑞閉了閉眼,輕攬住她的腰。

    他沒必要這麽做的,可他控制不了自己。

    “皇上……”藍婵慌得身上發顫。

    “是真的嗎?”龍行瑞挨着她的耳邊問。

    藍婵一愣,“什麽……”

    “你的身子……當真好了嗎?”

    藍婵紅潮剛褪的臉頰瞬時又紅了起來,“嗯……”她的聲音已細不可聞。

    龍行瑞低低地喘息一聲,“我不信……”他睜開眼,眼底茫茫一片,貼近她,再說一遍,“我不信……”

    “什麽……”藍婵慌極了,想要掙開他的懷抱,可隻覺得攬着自己腰的手臂又緊了些,耳邊的聲音又說……

    “給我看看……婵姐……給我看看……”

    他的聲音又低又糯,好像小時候喜歡什麽東西,央求着自己買給他那樣,藍婵心中一緊,腦中現了短暫的空白。

    “婵姐……”龍行瑞也不知此時自己的行為到底是有意為之,還是無心之舉,他就像做夢一樣,變得不像是他了。

    “讓我看看……”攬在她腰上的手緩緩下滑,觸到那豐盈的渾圓時,龍行瑞隻覺腦中“轟”的一聲,什麽理智,全飛到九宵雲外去了。

    在長指挑開緊束的絲質腰帶的瞬間,顫抖不已的藍婵雙腳一軟,人已被他攬至前,“我……隻是看看……”她聽見他這麽說,理智叫嚣着不要相信他,可他飄浮不定的聲音,着魔似的神情,她不知怎地,心尖一軟,合上了眼睛,任他去了。

    < end if >

    作家的話:

    【看到這麽多禮物真開心啊!!!感謝大家的投票以及elisa711、雲佳的禮物~~~】

   下一章

相關文章

關鍵詞:禁淵肉書屋新禦宅屋
    無相關信息
百度推薦

旗下網站: Win10之家|

旗下軟件: Win10系統|

Win10 - 應用,遊戲,下載 - Win10之家

Copyright (C) Swin10.com, All Rights Reserved.

Win10 版權所有 浙ICP備12345678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