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n10之家 資訊中心
Win10下載休閑娛樂坊
Win10資訊Win10資源
Win10交流主題壁紙
Win7下載Win8下載

Ghost Windows10 X64純淨專業       Ghost Windows10 X32純淨專業

色 情房東俏房客

2018-12-27 12:52:29來源:Win10作者:Win10之家責編:swin10去評論

    閱讀全文

 一、引“羊”入室

    濬在在家當了兩年阿宅以後,覺得自己的人生大概真的要廢掉了。

    當初父母被調到海外去的時候,他還為自己獲得人生的自由着實高興了好一陣子,但很快他就發現,他從來就沒有真正“不自由”過,父母在與不在,對他來說根本沒有區别。每天過的生活就是睡到自然醒,随便弄些吃的,然後就打遊戲,上上網,除非冰箱裡空掉了,或者月底去收房租,否則絕對不會出門,要不是父母給力,遺傳給了他一米八八的優良身高和不錯的外貌,使他在出門買菜的幾分鐘裡都有人來搭讪交換号碼,否則他連個朋友都不會有,要是在家裡有個什麼三長兩短,估計直到變成骷髅都不會有人發現。

    偶爾他也想過去應聘找個工作什麼的,但又覺得自己一無所長,大約也找不到什麼好工作,與其累得要死要活地掙錢,不如就在家呆着,沒有社交,也就沒有生活以外的更多開銷,房租費足以支撐自己的基本生存,說到房租,又得感謝父母一次,留了套好租的房子。

    這樣的日子過得越久,他就越無聊,但是一身骨頭被養得就越懶,一點也不想動,直到長租樓下的房客突然要回老家,他的生活費突然斷了,這才開始着急起來。

    濬在在各大中介放了房子的出租信息,每天都焦急地反複刷新出租網頁,每看到浏覽數加一,就期待着自己的電話響起。客觀來講,他家的房子是棟好房子,軍政府時期剛結束的時候,濬在的爺爺買下了這塊地,修了一棟兩層小樓,一樓自己住,二樓給兒子兒媳——就是濬在的父母居住,三年後,濬在就出生在了這所房子裡。在當時,房子的所在地還不算繁華,但随着城市的發展,這塊地皮已經相當值錢,一個街區之隔的東面就是繁華的商業區,北邊是知名學府,為了濬在上學方便,全家也一直居住在這裡,以至于濬在從小到大的上學、休閑娛樂、購物,全都在以自己家為中心的方圓一公裡以内。爺爺過世之後,一樓被重新裝修用來出租,一直到現在。

    在房子空置了半個月之後,濬在終于按捺不住,從衣櫃裡翻出來大約三年都沒有碰過的西裝,打算去找工作面試了。這套西裝是他大學畢業的時候父母專門為他定做的,既是為了慶祝他成人走出社會,也是為了他好有一身正式工作的好行頭,但這身衣服就是從定制店取回來那一天試穿了一下,就再沒見過天日。

    然而,上天好像要有意捉弄他,等他鼓起勇氣把西裝找出來,用熨鬥熨平整,房門就被敲響了。新禦宅屋

    “是誰?”

    “你好!我看到了網上的出租信息,想要來看看房子!”門外響起了年輕男子的聲音,口音有些古怪,但語氣歡快高昂,隔着房門好像也能想象出對方笑容燦爛的樣子。

    濬在打開房門,外面明媚的陽光照進來,刺得他眯起了眼睛,門口站着一個與他身高相仿的青年,背上背着旅行背包,手裡拖着箱子,風塵仆仆,好像走了很遠很遠的路而來,陽光剪裁出他身體的形狀,消瘦修長,有點軟弱的樣子。

    還真是怪好看的。

    濬在這麼想着,對自己的觀察下了結論,完全忘了對方的來意,直到青年有些迷茫地迎上他的目光,試探性地問道:“請問……已經租了嗎?”

    “哦!”濬在這才有些醒過神來,他給對方讓開了路,又伸手去幫忙拉箱子,不拉不知道,一用力,才發現箱子裡不知道裝了多少東西,沉得不行,他不想丢臉,一咬牙一提氣,單手把箱子拎進了房子,差點沒繃住氣,“快,快請進。”

    “你好,我叫寺田拓哉!”

    青年先按照日本人的禮節鞠了躬,然後伸出右手要握手,濬在看着他伸過來的手,手指修長,骨節分明,指甲整齊幹淨,着實把他的每一根手指都看了一遍,這才姗姗伸出手去握住,等他握住了,又才發現拓哉的手握起來柔軟中又透着幾分硬勁,隻能輕輕地摸,不能用力去捏。如果是跟女孩子握手,這麼長時間不放手,就有些輕佻下流了,但好在對方是同性,就少了許多防備和顧慮,對方任由他握着,一臉純真的笑,完全不知道濬在心裡打的主意。

    “我叫濬在,我帶你看看房子。”

    他沒有說疑問句。

    他當然不會給對方回答“好”與“不好”的機會,既然決定了要留下對方,當然是要不擇手段一些,話術也好,演戲也好,哪怕少收些房租,自己再出打工攢生活費都可以,也一定要把拓哉留下來。

    像個廢柴一樣宅在家裡的濬在,也是個有原則的人,那就是——好看即是正義。

    拓哉,則完全是個天真的青年,在房子裡東看看,西瞧瞧,對房子裡的各項設施贊不絕口,看到沒見過的擺設,又好奇地問來問去,他走到了卧房門口,正要開門,濬在一個箭步沖上去堵在了門前,“這裡不能開!”

    “剛才濬在不是說這裡是卧室嗎?怎麼又不能開了呢?”

    “這裡……确實是卧室,但是還沒有整理過,亂糟糟沒什麼好看的,等我重新買了床墊,給你收拾過了你再看。”

    拓哉撅了撅嘴,“那我睡在哪裡呢?”

    “睡樓上就好了!”

    “這樣啊,那好吧!”連看都沒有上樓看,拓哉粲然一笑,立即就從包裡掏出信封,雙手奉上,濬在接過,摸着厚厚的錢,心裡着實又喜歡了這個房客幾分。

    然而這樣歡喜的心情并沒有持續很久,晚上拓哉洗了澡,進到二樓的卧房,這才知道原來整個二樓隻有濬在的一張床,他一臉歉疚,對濬在道:“完全不知道你是要把自己的床給我睡!實在是太對不起了!給你添麻煩了!我睡沙發,沙發就好了!”

    “沙發對你來說太短了吧!”濬在着急了。

    “那我……睡地闆!我睡地闆就好了!”

    “不不不,你是客人,怎麼能睡地闆呢!”

    “不不不,正是因為我是客人,就更不能麻煩主人呀!”

    濬在的大腦飛速運轉,搜羅出一切可以用的客套話來勸拓哉上床,“話不能這樣說,你是房客,我是房東,我所要做的,自然是給你賓至如歸的感受,非要睡地闆,那也是我來睡,你睡床才對。”新禦宅屋

    “那好吧。”

    等等。

    你怎麼就答應了呢?

    我讓你答應了嗎?

    你這人怎麼一點都不客氣?

    濬在腦中萬馬奔騰,卻不得不硬着頭皮在床邊的地闆上鋪上墊子和枕頭,他躺在地上,看着床上拓哉的後背,深深歎了口氣。

    “濬在在地闆上睡不着嗎?”拓哉翻過身,整個人都睡到了床沿上,伸出半個腦袋看着濬在。

    是啊是啊!快邀請我上床!

    濬在自然不敢說真心話,他笑笑,回答:“沒有的事。”

    “倒是我,有些睡不着,可以跟你說說話嗎?”

    “好啊。”

    “濬在是哪年生人呢?”

    “90年。”

    “嗚哇,居然比我大兩歲呢,我豈不是要叫濬在oppa?”

    “這個……其實……”濬在本想解釋“oppa”是女用詞彙,但他摸了摸黑暗中有些發熱的臉,又覺得這聲“oppa”很是讓人受用,實在無法開口去糾正。

    但拓哉卻自說自話起來,“據說朋友的話,叫名字就可以了,我直接叫濬在的名字好嗎?”

    “呃……好。”

    兩個人有一搭沒一搭地往下聊,各自介紹了一下情況。拓哉跟濬在還真是很不一樣的人,拓哉是背包旅行者,遊曆世界各國,如今他來到韓國,已經是最後一站,他一路上,收集了無數有趣的紀念物,有埃及的沙子,芬蘭的石頭,喜馬拉雅的雪水,哥倫比亞的樹葉……

    “如果可以的話,我可以送你一些朝鮮族dna。”

    濬在說這話的時候,已經有八分入睡,說完他立馬彈坐起來,為自己的失言而後悔不已,生怕吓到了拓哉。可等他轉頭去看,拓哉早就不知道幾時睡着了,半個身子都垂在床下面,面朝自己,一臉安詳,濬在怕他滾下床,小心翼翼去幫他翻身,卻不想拓哉一扭身,順勢把濬在的手臂抱在了懷裡。

    “唔……”新禦宅屋

    也不知他夢到了什麼,面露微笑,嘴裡不清不楚地哼哼着,濬在看着他,覺得胯下有些發熱,不得不深吸了口氣,側過身不去看他,卻又怕驚醒拓哉,不敢貿然抽手,濬在用背倚在床沿上,想就這樣勉強打個盹,但拓哉鼻腔裡呼出的熱氣,打在他的肩頭,卻引得他心頭發癢,愈發精神,哪裡還有半分睡意。

    濬在心想,真是做了孽,引了這樣一隻小綿羊入室,不吃了他,還對得起天地良心?

    二、抓住男人的胃

    經曆了一個不眠之夜,濬在反省萬事不宜操之過急,于是裝模作樣還真給拓哉買了個新床墊,棕榈床墊沉重得很,兩個大小夥子一起搬也累得汗流浃背,才從大門搬到客廳,濬在的衣服就已經完全濕透了。

    “我隻交了一點點房租,濬在就給我買了這麼好的床墊,還辛苦幫我搬,我真的是遇上大好人了呢!”拓哉在喘口氣的當兒,連聲感激。

    濬在揮揮手,示意不用太過客氣,擡起頭一看,拓哉的白色襯衫也濕了個通透,肉體的形狀被汗濕的衣服勾勒得清清楚楚,兩粒紅紅的石榴立在胸前,好像在對濬在說“來吃我呀,來吃我呀!”

    “還有力氣嗎?”濬在扭開頭,趕緊轉移注意力。

    “有!怎麼會沒有!倒是濬在,不會搬不動了吧?”

    啧。

    居然挑戰起男人的自尊心來了?

    濬在雖然是個不熱衷于社交的阿宅,但并不意味着他對什麼都無所謂,實際上,過着這樣的日子,恰恰正是因為他是個潛在的完美主義者,做不好的事情,他甯願不做,如果一旦決定要做,就要有完全的把握把事情做到極緻。

    男人的自尊心這種事情,可不是小事。

    “那麼現在我們一鼓作氣把床墊搬進去放好,中途誰手松了,就要懲罰。”

    “懲罰?什麼樣的?”

    “赢家說了算,讓對方做什麼都行。”

    “好啊!”拓哉想也不想,立即就答應了。

    濬在看着拓哉纖長的胳膊,暗自竊笑,口中數着“一、二、三!”兩人一齊把床墊又擡了起來,咬緊牙關往卧室走去。

    大滴的汗珠很快從拓哉額角滴下,落到他的鎖骨溝裡,又順着他的鎖骨滑出來,浸到他濕得已經不能再濕的衣服裡去,濬在按捺不住悸動的心,暗自祈禱拓哉體力不支趕緊松手。

    但令他想不到的是,看似軟弱的拓哉,卻也對“男人自尊”這種事情十分看重,一下子

    下一章

相關文章

    無相關信息
百度推薦

旗下網站: Win10之家|

旗下軟件: Win10系統|

Win10 - 應用,遊戲,下載 - Win10之家

Copyright (C) Swin10.com, All Rights Reserved.

Win10 版權所有 浙ICP備12345678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