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n10之家 資訊中心
Win10下載休閑娛樂坊
Win10資訊Win10資源
Win10交流主題壁紙
Win7下載Win8下載

Ghost Windows10 X64純淨專業       Ghost Windows10 X32純淨專業

古戶秘史

2018-12-27 12:42:25來源:Win10作者:Win10之家責編:swin10去評論

    閱讀全文

  一、賢妻母宜室宜家

    古瑞祖父古項公不務正業,又染上吸鴉片之惡習,薄薄家業田産,在他三十

    出頭時已經敗得過半。然而古項的父母卻為他娶了一好妻室,吳氏貌美賢慧,卻

    又體态妖嬌,性格溫柔,處事果幹。古項之父氣他而因病早逝,古項之母臨終囑

    咐要由吳氏持家,管束古項。由于吳氏房事上處于上風,處事又柔裡帶剛,古項

    也就不得不受她管束,生了一子名雄,自幼聰明,英俊白皙,可惜生性柔弱,吳

    氏在他十八歲時就為他娶妻丁氏。古雄在母親的呵護,丁氏細心照顧之下,雖然

    苦讀,隻考得一名秀才,在家開館教書。

    且說因項公不務正業,終日在外遊玩吸鴉片,古雄自幼倚賴母親吳氏,晚上

    也是多半是母子相擁而睡。項公吸鴉片以後,日漸陽萎不舉,斷了房事,獨自睡

    東廂房,也不理家中支用。然而妻室吳氏賢慧,家道中落之時,仍忍貧持家,變

    嫁妝,待公婆死後,仍細心照顧項公古雄,所以項公雖然不良仍未入偷盜之列。

    再說吳氏步入狼虎中年,而兒子古雄自幼英俊白皙,母子相擁而睡,不免肢

    體相觸,古雄幼時要摸着母親入睡。十四五歲起,古雄陽物容易硬硬翹起,到了

    十六歲有一天,吳氏仍舊幫兒子古雄洗澡,洗到他陰部,小就翹起,古雄就

    忍不住把摸着母親的手,改為用手指去捏奶頭,又抱着吳氏,用身體去磨擦母親

    身體,吳氏幫他洗澡通常也隻着内衣袴布,那天怕濕了内衣袴布,就也着身體,

    給兒子身體這般的磨擦,牝戶之中騷癢難受,當時泛濫,洗他陰部的手漸漸變成新禦宅屋

    套弄兒子陰莖,吳氏口中喃喃地說「小冤家,你看看喔媽媽被你害死了」。

    套弄兒子陰莖的手動得更快,古雄身體一陣寒顫,抖了一抖,射出了他處男第一

    次的精液。吳氏一看,趕緊用嘴去含住那龜頭,舔幹淨了他處男第一次的精液,

    又喃喃地說「小冤家,我的好兒子,你長大了」古雄身體顫顫抖抖地黏着吳氏,

    用嘴去親媽媽的嘴,又去親媽媽的,吸吮她的奶頭,吳氏容他撫弄,忍住欲念,

    口中又喃喃地說「小冤家,明天起你睡西廂房,自己洗澡,否則要出事」。

    古雄十六歲起獨自睡西廂房,自己洗澡,抱不着吳氏,少年情欲不知如何宣

    洩,聰明人卻郁郁不樂。吳氏見此情行,亟力開導他,又每月朔望二日半夜,吳

    氏會去西廂房看他,在床邊坐一會兒,低頭吻他額頭,抱着他要他克制要他發奮

    讀書,古雄卻也受勸,隻是要吳氏仍容他抱着撫弄,否則他無法發奮讀書,吳氏

    古雄都守住情欲。

    然而在十七歲一個月圓夜,古雄半夜尿急,小便完經過吳氏房門口,聽得吳

    氏呻吟咿籲之聲,怕吳氏生病不舒服,用手推門,門未栓妥應手而開,入房隻見

    媽媽穿着睡衣,卻全都掀起,胸乳以下精赤條條,月光之下,十分明晰,她意

    專注,不知已有人進門,她一手撫着,一手覆蓋陰部,而那中指正摳入陰毛叢中

    牝戶裡面,出出入入自渎着。

    古雄見此情形,反手關門上栓,蹑步走到床前,注視着媽媽的陰毛叢中的牝

    戶,這是他從未見過的,讓他如此消魂奪魄的蕩景色。他想克制自己,天人交

    戰了許久,欲念膨湃,忍不住就手口并用,把手指去掰開那大陰唇,伸出舌尖去

    舔那牝戶入口。吳氏正挺着下陰,而且口中正喃喃地呻吟着「小冤家,快來你的

    媽呀」,牝戶入口那突然傳來的快感,使她大驚,仰身張眼,見是兒子,歎息

    一聲,坐起身子,兩手去抱兒子趴在自己下陰上的頭,不知要推開還是要迎。

    古雄在那牝戶入口舔吃撫弄了許久,爬上床去脫了外袍,說「媽呀讓我要

    了妳吧」,一面去抱緊精赤條條的媽媽。吳氏一直避着與兒子接近,今兒個月

    圓之夜,思念與丈夫交歡,古項陽物軟耷耷要自己套弄或吸吮好久才能真,又想

    着那天幫古雄洗澡,他那豎起的陰莖好大好硬,若能真入自己裡,那是何等銷

    魂滋味之時,又被古雄在那牝戶入口舔吃撫弄了許久,陰戶直流,就再也無法抗

    拒兒子,把虛套在上半身的睡袍脫了,頭又像以前要替兒子洗澡那樣脫了古雄

    内衣袴,用手捏着兒子已經硬硬翹着的陰莖,到那牝戶入口,自己分開兩腿,挺

    起下陰接納着兒子剛成熟的陽具。母子交歡宣洩了壓抑已久的淫欲,古雄初次行

    房,不久就射出了他又一次的精液,吳氏心中已有盤算,任由他洩在牝戶深處,

    二人相擁入睡,直到天亮。

    次日中午飯後,吳氏就到店買了滋陰壯陽藥酒,下午就約好要項公留在家

    中晚餐,做了一些古項愛吃的下酒菜,讓他喝了好幾杯壯陽藥酒,晚飯後把自己

    梳妝一下,抹些香粉,到東廂房陪古項,古項原來對妻子又愛又怕,當然是受寵

    若驚,有了壯陽藥酒助興,淫欲沖動,但陰莖軟軟力不從心之事,全仗妻子一再

    撫弄,用口舔吃,又要他放松躺平,吳氏用手捏着,坐在他陽物之上,讓龜頭磨

    着牝戶肉唇,半饷濕潤了入口,讓龜頭塞入牝唇,再對準陽物坐着套上套下,吳

    氏雖是香汗淋淋,卻引出淫興勃勃,古項抱着愛妻,撫弄着她的豐臀美乳,不一

    會兒身子一抖,陽精洩在牝戶深處,吳氏急着翻身躺平,叫着「項哥哥你

    要我給我吧」,牝戶深處之花心吸着古項要萎縮的陽物龜頭,像要留住

    它每一滴陽精。

    吳氏被引出之勃勃淫興,自然是古項無法使她滿足的,古項在床上睡着,吳

    氏就套上睡袍到西廂房去就兒子古雄,古雄一見媽媽入房,先在床上脫光自己,

    吳氏一上床也就立刻脫光,母子一見就熱吻擁抱,吳氏躺平後,兒子像餓極了,

    掰開她兩腿,撫弄舔吃她的牝戶肉唇,一面用手愛撫她的,吳氏容他撫弄片刻,

    捏着了他翹着的火棍樣的陰莖,讓那龜頭磨着牝戶肉唇,吳氏下體挺起,兒子奮

    力入,濕潤了入口,讓龜頭塞入牝唇,全條陽具,都進入了緊緊的肉衖,卵袋貼

    着牝唇,濕潤的毛發糾結,如此入又抽出,母子熱烈交歡,整夜貼着黏着,直到

    天色微熙。

    吳氏照着她自己的盤算,享受周旋于古家父子之間的愛與性。兩個月後果然

    月信不至,她的盤算着實,不論是古家父子之中誰的種,吳氏是有孕了,懷的就

    是古家的小孩,等到明年出生,與古雄足足差了十七歲。

    次年吳氏懷着孕在鄰村物色了丁家女筱蕙,與古雄同年十七歲,圓臀大奶,

    雖然比不上古雄的英俊白皙,也還眉目清秀。吳氏征得丁家父母同意,帶筱蕙

    家與古雄相見,一則展現她的開明,二來小兩口妳情我願,婚後兒子媳婦定可和

    好相處,況且她與兒子的私情,日後非要媳婦的諒解不可。古雄一見就喜歡筱蕙

    體态健美,圓臀都比媽媽的還大,笑臉迎人,想來媽媽中意的人一定是好的。而

    筱蕙見到如此俊白的俏郎君,心裡恨不得趕快嫁到古家與他洞房。

    吳氏産下女兒,取名珍湘,再次年珍湘周歲,而且古家又為古雄娶進丁氏兒

    媳,了卻吳氏心頭大願。筱蕙進古家确實為古家帶來好運,首先古雄中了秀才,

    家中正廳開館,古雄收些學子,有了固定的收入,不用吳氏典當度日。而體弱的

    古項,卻戒了每天在外遊玩吸鴉片的惡習,隻是變為終日卧床要人照顧。西廂房

    原就寬敞,吳氏将它用薄分隔兩半,古雄媳婦住前半,吳氏帶女兒住後半,西

    廂房中央入門處用布簾挂着,兩半之間掀開布簾就相通。珍兒哭鬧筱蕙會立刻來

    幫忙,然而小兩口雲雨交歡,床第震響,淫聲豔語,甚至交媾時下體抽的「啵啵

    」聲,筱蕙叫着「哥哥哥哥給我吧」的聲音,都清晰可聞,

    吳氏心癢無奈,隻好自渎解決。

    某日小兩口雲停雨歇,古雄去如廁,筱蕙聽着婆婆自渎呻吟咿籲之聲,掀開

    布簾去看吳氏,見她一手撫摸,一手罩住陰戶,幾隻手指正摳弄陰毛覆蓋着的牝

    戶裡面及唇口的陰蒂,下半身精赤條條,也露現着下半圈,看得到那乳暈奶頭,

    而且已經撫弄到下陰流着,奶頭滴出乳汁。古雄如廁房筱蕙拉他到吳氏床前說

    「哥哥,媽媽好可憐,我們幫忙她一下好嗎」。古雄正中下懷,低頭叫着「媽

    媽,我們來幫妳」就手口并用,把手指去掰開那大陰唇,伸出舌尖去舔那牝戶

    入口,筱蕙用手捏着吳氏吸吮她的奶頭乳汁,吳氏見兒子媳婦如此愛她孝她,由

    着二人舔吃撫弄了許久,要兒子趴上她兩腿之間,用手去抓兒子已經硬硬翹着的

    陰莖,到那牝戶入口,兒子龜頭塞入了媽媽的牝唇,陽具入又抽出,媳婦吸着婆

    婆的乳汁,吳氏投桃報李,就也用手去摳媳婦的騷屄,三人淫歡了一個多時辰才

    歇下,吳氏說「筱蕙妳正是我要挑的好媳婦啊」。

    二、失陰德古項棄世

    古雄收學子在家中正廳開館,有了固定收入,吳氏婆媳幫忙燒水收拾,照料

    學子出入,接待學子家長。其中有梁姓學子名窦,寡母邱氏最寶貝梁子,古雄十

    八那年邱氏二十六梁子六歲,夫死三年,寡母梁家獨子相依為命。邱氏早送晚接,

    多半是早送後伴梁子讀書至中午,在古家午餐然後家打理,傍晚來接梁子,有

    時早送後家打理,午餐後至古家,伴梁子讀書,傍晚與梁子一起家,給古雄

    束修特别優渥。梁子祖父母年在五十上下,官宦之後,家道可算小富,家中雇女

    傭女婢二人,女傭張嫂約三十煮飯打掃,女婢小翠十七照料三代四人的起居,梁

    家父母獨子死三年,媳婦克守婦道,對她愛護信任,梁母當家,媳婦全心照料獨

    苗,是梁家父母最大的安慰,對吳氏古雄一樣信任,他們有時留媳婦獨孫晚餐,

    天氣變化風大雨急,夜宿古家都不受限制。

    開館次年某日,邱氏伴梁子讀書,傍晚要與梁子一起家,臨行母子口渴,

    要到吳氏房中取一碗水喝。筱蕙從吳氏房内出來,隻帶上西廂房門,而吳氏母子

    卻想學子都已家,古雄就到吳氏房内去糾纏,愛撫片刻後,掀起吳氏杉裙,扯

    去她跨下襪布,手捏陽物已經入港。邱氏掀簾入房内,見到古雄手捏陽具,他光

    着下體的媽媽吳氏,母子亂倫淫興揚溢,全不像吳氏平日之端莊,也不見古雄素

    常之溫雅,卻隻見那性器交接之處,溢出濕濕的。

    邱氏守寡三年,也會思春,常常半夜自渎,自渎時幻想着的有時是亡夫,有

    時卻是現時最常看見溫文雅爾的古先生。邱氏輕輕「咿啊」捂着嘴要退出房去

    筱蕙恰巧房見着把她檔住,吳氏警覺,見邱氏手上拿着小碗,翻身用手拉着邱

    氏說「邱妹子,茶水在古先生房中」一面對兒子使着眼色,吳氏拉邱氏在前,

    古雄筱蕙跟着,吳氏母子也不及整理杉裙衣褲,光着下體到古雄筱蕙大床。

    邱氏說「饒了我吧,我絕不會說出去的呀」吳氏一心拖她下水,一面對兒

    子及筱蕙使着眼色,筱蕙會意去脫邱氏杉裙跨下襪布,古雄吻住邱氏小嘴,邱氏

    略為棦紮表态,就也順勢躺平在古雄大床,此時已經也光着下體,展露陰毛覆蓋

    着的牝戶,她的陰毛纖細稀少,陰丘細緻白嫩,陰唇豔紅,古雄才一松開吻住邱

    氏的嘴,邱氏就輕輕的說「古先生饒了我好嬷我好久沒來過了」,卻又說

    「好吳姨妳要去看一下窦兒,别讓他過來,也别吓着他好嗎」一面曲膝展開兩

    腿,任由古雄他們鑒賞。吳氏束好襪布整理杉裙,一面囑咐筱蕙趕去梁家,告訴

    窦兒祖父母說吳氏留他母子晚餐,也許在古家夜宿,一面去安撫窦兒帶他去看珍

    湘妹妹,再一起到廚房預備晚餐。筱蕙體健,腳程極快,片刻來,協助吳氏廚

    房預備晚餐,吳氏好專心帶珍湘并安撫窦兒。

    古雄房中,展現一片春色,邱氏已露了陰毛覆蓋着的牝戶,古雄又去松開她

    僅剩未脫下的襪胸,一對,細白粉嫰,像覆蓋着的大白饅頭,奶尖像豔紅的南國

    相思豆,一圈粉紅乳暈,長着些許極細極細的汗毛,誘人之處,比之筱蕙的,媽

    媽吳氏雖大卻可滿握,自己最愛的,都另有一番風味。

    古雄用嘴含着,牙齒輕輕咬一下奶尖,用手撫弄她牝戶,手指找着了牝戶上

    端的雞舌,摳着摳着滑入了淫道,如此反複摳弄陰蒂陰道,邱氏滋出了淫液,一

    手抱緊古雄,一手在他下身找着了,抓在手中又大又熱,抓着它到屄門口,淫聲

    輕呼「古進來,快、快、快進來我要你、我要你、」,一面把兩腿張到

    極開,挺起下陰,龜頭進門,一個下,一個迎納,到了盡頭,邱氏感覺火熱漲滿,

    古雄感覺淫道包得好緊,在裡面不動,任由那屄心吸吮龜頭。

    邱氏恨不得把古雄融入自己體内,片刻古雄緩緩抽出,到隻留龜頭在牝戶口

    時,邱氏挺起下陰又淫聲輕呼「古進來,快、快、快進來」,古雄故意停

    着,邱氏吻上他的嘴,舌頭伸入古雄口中,周身火熱,含糊輕呼「哼嗚、嗚、」,

    抱着他的手,指甲竟掐入了他背後肉裡去了。古雄再挺下體,邱氏如獲至寶,把

    古雄舌頭吸入嘴裡,啧咂猛吸狂吮,古雄舌頭發麻,緩抽狠,越越快,邱氏久未

    交媾,亡夫在世,從未有如此陣仗,全身顫抖抽槒,失禁似的洩出許多,摟緊着

    古雄不動。許久籲了一口大氣,淫聲輕呼「古,我死過了又來,我再也離不

    開你了,我的心肝啊」。

    吳氏照顧窦兒珍湘,兩個小孩在正廳東側小客房床上睡着後,邀筱蕙媳婦一

    起蹑步到古雄房中,見邱氏摟緊着古雄,下面玉莖淫戶緊貼,卵袋緊貼陰唇,濕

    濕的陰毛糾結一起,邱氏聽到聲音,懶懶半睜杏眼淫聲輕呼「吳姨、蕙妹,我要

    古,今天我算是知道做人的滋味了」吳氏婆媳擠上床,告訴邱氏小孩在正

    廳小客房睡着了,她公婆也知道她留宿書館,讓她安心,吳氏在床上撫慰着邱氏,

    要媳婦取二條濕巾,一條讓邱氏擦陰部,一條由筱蕙去擦古雄陰部,古雄有些累

    了,但仍要去抱吳氏婆媳,吳氏讓他用手伸入衣裙撫摸片刻,雖然也想要和兒子

    交歡,隻怕斲喪了她的心肝獨苗,壓抑着淫欲小客房照顧兩個小孩,筱蕙也怕

    斲喪了她終身倚靠的良人,留着衣,裙摟過睡在二女中間的古雄,邱氏放蕩半夜

    累了,靠着貼着古雄沉沉睡着。

    次日邱氏一早梁家向公婆請安,公婆未察出異狀。此後邱氏一個月至少留

    宿書館三五天,雖不留宿書館,而留在書館晚餐又有五六天,公婆以為她也好學,

    不以為意,日久邱氏分得古雄的愛,又得陰陽調和,更加标緻,更加靈俐,吳氏

    要她特别注意不可受孕,邱氏當然知道輕重,隻是三女一男,古雄幾乎夜夜,倒

    是三女都甚愛他,怕斲喪了良人,而相退相讓,數年如此,相安無事。

    古項虛弱的身體,花費了許多銀錢,拖了三年,于古項四十二古雄二十一那

    年不治逝世,他向吳氏表示,他遺憾雖然目睹兒子結婚卻未等到他生子,吳氏表

    示,她祈求菩薩保佑要努力鼓勵兒子媳婦生育,吳氏及兒子媳婦藉此喪事,書館

    休館兩個月。古項埋葬在自家僅有的菜園盡頭,距自宅不遠隻有半裡,砌了一間

    守墓屋,古雄夫婦住七七四十九日,屋前搭竹棚延請觀音庵尼姑,逢七頌經七

    天,辦完喪事,吳氏珍湘搬到東廂房,一心抑制淫性,不與兒子交歡,五個月後

    古雄媳婦倒是有孕了。

    事緣七七頌經那日住持師太親臨,見着古雄夫婦及吳氏珍湘,對吳氏說「古

    家即将有後,然而此子帶煞興家,明日妳來觀音庵,老尼授妳機宜」。次日吳氏

    依約攜女珍湘到觀音庵,在觀音殿中叩頭許願,而後住持師太指着五歲珍湘對吳

    氏說「妳子與妳造孽,她可是妳子古雄的女兒」,吳氏信服。師太又提到邱氏

    說「妳子壞了美貌寡婦邱氏清白名節,八年之後,古雄邱氏有身大禍,古家敗

    倒。緣起是古雄、邱氏與妳有宿世情孽,數世都是美貌男女,淫愛糾纏,今世能

    否了結,尚未可知,梁窦有梁家福報,應可逃過此禍,妳筱蕙媳婦報恩應劫,機

    緣如何,尚未可知,妳今日攜女珍湘來求觀音已可望解開此劫,定要一心抑制淫

    性,頌經拜觀音,古家興起,系于妳筱蕙媳婦來報恩,為古家所生的孫子,孫子

    取單名瑞,用以終結古家單傳夢魇,再以後孫輩當不取單名。我留下一偈,抄好

    用錦囊留存,妳身後由女珍湘留交孫輩,終将應證至妳曾孫輩」。

    偈曰「否極有後泰,煞去瑞興家。醜牛正珍寶,遇玉修舊宅。子勤孫讀書,

    申曲古運來。」

    又留警句「古瑞七周歲之日,切記全家至觀音庵叩頭還願,可避煞解災。」

    三、得瑞孫遭逢大劫

    辦完喪事,重開書館,吳氏珍湘搬到東廂房,一心抑制淫性,不與兒子交歡,

    美貌寡婦邱氏,因古雄重孝,彼此抑制淫性,不留宿書館,隻有留書館晚餐與古

    雄偷歡片刻,如此五個月後丁氏倒是有了孕。次年古瑞出世,吳氏更是天天在家

    拜觀音佛像,古雄來糾纏,吳氏容他略一撫弄,就換筱蕙接手。古雄又多留邱氏

    書館晚餐,增加與她偷歡的次數,逐漸邱氏又偶而留宿書館,筱蕙讓她與古雄盡

    歡,自己在西廂房後半為古瑞哺乳,吳氏則在東廂房照顧珍湘梁窦。古雄則半夜

    又去吸筱蕙的,古瑞若沉睡,則又拖筱蕙到前半大床上,與邱氏三人淫戲。邱氏

    得償大欲,喜歡筱蕙的健美,也去吸筱蕙的,摳她的屄,自己讓古雄着,喘息着。

    光陰似箭不覺古項逝世六年,古瑞五歲珍湘十二歲,梁窦已十五歲,日漸懂

    事,邱氏不得不減少她與古雄偷歡的次數,然而邱氏三十五虎狼年歲,梁家與

    梁窦同睡,睡時抱緊兒子,睡着入夢時竟會把兒子當古雄。

    又二年古瑞七歲珍湘十四歲,梁窦已十七歲,書館學子之中,梁窦當然已如

    同古家成員,叫古瑞「瑞」而要叫珍湘「小姑姑」,然心中愛珍湘,立意要娶

    她為妻,連他祖父母也已默許。某日邱氏夢中古雄在她,睜眼發現是自己手捏兒

    子白蠟燭似的玉莖,塞入自己陰戶,兒子趴在自己身上,睜着眼手捏自己,玉莖

    已在抽,驚異之餘,湧出快感。梁窦玉莖已在發育,雖然較古雄的小,比亡夫已

    相去不多。了許久玉莖萎縮,不會 但邱氏卻一樣的,來時,抱緊兒子,全

    身顫抖洩了,淫聲輕呼「寶貝兒子,我的心肝啊」。如此,邱氏與梁窦抱緊同

    睡,隔日或二三日就一次,不到一年的某日,梁窦也在母親陰戶内射出了他的第

    一次的精液,邱氏大驚,忙把那陽具抽出陰戶,再去用水一再沖洗陰道。趁機告

    誡兒子,如有射精預感,一定要把陽具抽出陰戶,決不可以讓她受孕。

    吳氏、筱蕙愛他如孫如子,幼時也替他洗澡,抱他同睡,睡時也讓他摸乳吸

    奶。梁窦過了邱氏已對吳氏、筱蕙甚至珍湘,都有性幻想,吳氏、筱蕙有時摟他,

    他就會翹起陽物,然後梃着下陰磨擦她兩的圓臀,有時伸手摸她兩的,身旁無人

    甚至掀起她兩的衣衫,捏着裸出的吸吮那奶頭,吳氏、筱蕙推拒卻不斥責,因此

    梁窦對吳氏、筱蕙的性幻想日甚一日。

    古瑞七歲生日那天,吳氏緊記觀音庵老尼警句,午後就要全家至觀音庵,叩

    頭還願,避煞解災,上午古雄書館講課,中午家人學子素餐吃面,午後即下課,

    學子家,書館要再休館一天。邱氏當然參加并熱心幫忙,梁窦餐後原要幫忙收

    拾一下,就與母親家。但是餐具桌椅很多,筱蕙、古雄一時忙不完,吳氏又堅

    持未時出發,申時到觀音庵,入夜以前可頌解災經文。邱氏遂要已是精壯青年之

    梁窦,陪吳氏及古瑞、珍湘先走,要梁窦入夜以前轉,母子梁家,筱蕙、古

    雄再到觀音庵,大家都以為妥善而同意了。

    吳氏等人申時酉前到觀音庵,老尼不見筱蕙、古雄,一面要衆尼即刻頌念解

    災經文,一面私下對吳氏說「妳子、妳媳與邱氏在劫難逃,梁窦不該應劫,留他

    庵中與妳等同宿,逃此劫難,由妳去說服梁窦吧願觀音保佑」,吳氏聽說,忍

    住心中辛酸,拉着梁窦說「陌生房間,我們不習慣,你陪我們過夜,明早去接你

    媽可好」,梁窦聽說與吳氏等同眠,并未疑心吳氏動機,欣然同意。

    吳氏等解災經文頌念完,四人梳洗完妥,進客房一褟而眠,古瑞睡最裡面,

    以次珍湘、吳氏,梁窦在褟外側。四人全都面向裡側身而眠,珍湘樓着古瑞,因

    下午趕路疲倦不久沉睡,吳氏輾轉難眠,一下側睡忽而仰面,惦念子、媳與邱氏

    不知要受什麼劫難,梁窦由于吳氏的輾轉,側身抱着在她耳裡說「師奶,可是累

    透了,我替妳捏幾下」,說着手在她肩頭捏了幾下,另一隻手卻從腰下滑上,下

    體磨上了她大腚,片刻陽物就硬硬翹起。

    他在吳氏耳孔喘息,上的手扯脫她襪胸布,用嘴去含大奶,手又轉到了她大

    腿,從裙下滑上那陰部。吳氏大驚,用手檔住說「不可以,太過分了,我是你師

    奶啊」,梁窦呢聲「我在想媽媽,我媽也讓摸的」,手上用力,又扯脫她跨下新禦宅屋

    襪布,吳氏檔不住,被他摸着了陰戶,掙紮之間,淫念已起,梁窦手指略一摳弄

    淫唇陰蒂,牝口泛出濕濕,再也無法衿持,曲膝張開兩腿,由着他用手摳弄,伸

    入。梁窦脫了褲子,掏出陰莖,吳氏反手引那龜頭到入口,喃喃念說「冤孽冤

    孽啊」,梁窦伏吳氏身上,入又抽出了幾十次,感到要射精,荒忙不疊,抽出

    陽具,乳白精液都噴射在吳氏陰毛小肚之上。

    吳氏起身在随身帶着的包袱内找出汗巾,到浴間洗了下身及陰部,帶濕汗

    巾為梁窦檫拭下體,捏着他陰莖檫拭龜頭之際,梁窦陽物又硬硬翹起,又把吳氏

    壓褟上,吳氏淫念未熄,再曲膝張開兩腿,梁窦陽具一到底,抵住花心不動,

    那花房如小嘴一般吸吮龜頭,二人都不動,讓那陰陽歡,許久許久,吳氏推着

    梁窦讓那陰莖緩緩抽出陰戶說「小冤孽我算還債了吧」,梁窦說「師奶最

    好,我的在妳裡面最舒服,我要妳,一輩子都要妳」,抱着吳氏吻着她的嘴,

    片刻吳氏推開他說「小冤孽睡一下吧」。

    次早吳氏等起身出房,衆尼已在誦經,一堂經誦完,老師太對吳氏說「惡煞

    已報累世之怨,妳等由梁窦陪伴宅,見着凄慘不忍的情景,不要慌亂,不要移

    動現場人與物,要報官處理。要立刻告知邱氏公婆,梁窦祖父母見着愛孫無恙,

    當會協助古家,衆尼仍當會繼續誦經,祈求觀音保佑古梁二家,妳等宅惡煞已

    去,速速趕善後」,吳氏梁窦等依老師太的囑咐上路。

    筱蕙、古雄與邱氏忙完餐具桌椅之清理,已近黃昏,算着梁窦一時尚不來,

    就着午間餘下酒菜面飯在西廂房吃着,待梁窦一到邱氏母子梁家,古雄夫婦往

    觀音庵。

    三人進西廂房時,東廂房邊院矮牆外,蹲着三男一女,四下探頭張望,忽地

    較為精幹的高矮二男,翻過矮牆進到院裡,探着四下無人,到院前起栓開大門,

    放那粗壯男女入院後,仍栓好大門,分頭探着東西廂房及正廳。确定正廳及東廂

    房無人,三男都手持匕首,四人在兩處均仔細,并用布囊括兩處所有錢财,

    最後集中西廂房一擁而入,三男以匕首挾持屋内三人,粗壯男子是頭領挾持古雄,

    精幹的高個兒挾持邱氏,矮小男子抱住邱氏,都用匕首抵住三人脖子。

    女匪說「當家的,要他們交出所有錢财,我們吃些喝些,洗一下身子,老二,

    我看由你和老三押着你手上女人,去弄酒飯洗身子的水」,原來女匪是頭領老婆,

    高個兒是老二,矮小男子是老三,女匪健壯,身手第一,性欲旺盛,男匪都好色,

    卻都服她。古雄在女匪脅迫之下,交出了屋裡身上所有錢财,邱氏交出了身上所

    有飾物,女匪見她頭頂發簪值錢,散了她頭發取了發簪,邱氏衣服漂亮,脫了她

    衣服,連她貼身小衣都收入了布囊,邱氏幾乎已是精光身子。

    此時老二老三押着筱蕙,擡入兩桶水,帶着兩條大布巾,頭領夫婦,大不蛚

    蛚的,脫了精光,匪首一身渾肉,兩腳泡進水中,用大布巾洗身體,拉過邱氏叫

    她替他擦抹,邱氏不敢違抗,匪首更把她的襪胸及跨下襪布扯下,邱氏長長的頭

    發,垂在背後,匪首手掌慢慢撫弄她的大腿,另一隻手則輔助他的嘴來含弄着她

    的,撫弄她的大腿的手又去摳她陰戶。女匪則抓古雄為她服務,要他替她擦抹陰

    戶,嫌他衣服礙着,叫他脫光,等他露出一身細皮嫩肉,配上他那俊俏長相,女

    匪淫興已起。

    此時老二老三押着筱蕙,擡入飯菜,老二也脫光要擦洗身體,因此由老三押

    着筱蕙去燙酒。老二老三押着筱蕙作飯菜之時,已經在鍋竈旁把她的襪胸及跨下

    襪布扯掉了,二人的手在他衣裙裡摳屄,隻是為了要她弄飯菜,不好當時就

    她。老三押着她燙酒,沒老二礙着,筱蕙彎身煽火,老三就在她背後掀起那裙子

    到腰以上,低頭細看她的陰部,用嘴去舔。筱蕙恨在心頭,瞥見竈旁一包老鼠藥,

    偷着全都倒入酒中,紙包丢入竈火,沒有破綻。

    最後老三押着筱蕙進屋,隻見房中女匪壓着古雄,在大床裡側,捏住他陰莖,

    套在她淫戶裡由她上下起坐要他,匪首壓着邱氏,在大床外側,舔吃她肥美陰

    戶,老二站着把陰莖塞入邱氏口中,手捏她的。見老三押着筱蕙進房,各用兩根

    繩子,分别捆住邱氏與古雄的手腳,要筱蕙伺候着,四人吃飯喝酒。匪首一手拉

    過筱蕙扯脫她上下衣裙,筱蕙站在匪首老二之間,由着他兩摸乳摳陰。

    四人吃飽喝足,匪首要老二老三清空那小矮桌,把筱蕙仰面放倒桌面上,用

    兩根繩子分别捆住她的腳腕,分别綁在矮桌腳上,趴上她身子,嘴裡叼她一隻吸

    吮着,一手捏着自己陰莖進她屄裡,筱蕙陰戶幹澀,故意淫聲說要為匪首吸吮他

    的大,讓它硬硬的,好舒服的屄,匪首受惑,解了繩子。筱蕙果然溫柔的為匪首

    吸吮陰莖使它硬起,又用口水濕潤陰戶,迎着匪首讓他順利地,還用兩腳勾圈他

    腰臀,匪首果然滿心歡喜。

    女匪上床解了捆住古雄的繩子,見匪首得趣,也要古雄好好的與她交歡,古

    雄雖然也識得利害,軟耷耷的陰莖卻硬不起來。女匪撫弄吸吮均不見效,就解了

    邱氏的繩子,要她把它弄硬,果然片刻見效,女匪幹脆要她和古雄交歡,自己招

    來老二老三解饞,老二老三輪流她撫弄她。女匪瞧着邱氏古雄下陰已顯出生機,

    推開邱氏摟過古雄,一副淫狀騷樣膩着古雄交歡,古雄隻好曲意迎承。老二老三

    轉頭去奸邱氏,那陰戶已有淫液,被二匪強奸着就沒有那麼幹澀痛苦。

    匪首順利地着筱蕙,得隴望蜀,又到床上去奸邱氏,抱着邱氏大起大落地猛

    力抽,好幾十下以後,在邱氏陰道裡射了,趴在她身上休息着。老二老三又趕到

    筱蕙那裡,去輪流她,了她的陰戶,又要她趴在小矮桌上,沾着她屄裡的淫液,

    她的菊戶,筱蕙肛門未經人弄,痛得直呼「籲籲」,都在她體内外射精。匪

    首瞧着就用手指去摳邱氏肛門,也沾着她屄裡的淫液,用龜頭去摩那菊戶,可惜

    他射完了精,陰莖軟耷耷的,邱氏免了被雞奸的惡運。

    這樣三人受男女四匪奸淫侮弄了大半夜,四匪正困倦欲睡,卻已到感心煩口

    渴,原來老鼠藥力漸漸發作。這時聽見遠處人聲喧嘩,女匪耳尖,立刻說「官兵

    追到,趕快穿衣逃走」,下床先拿起了一把匕首,對着邱氏與古雄心口各刺一刀,

    邱氏與古雄未及出聲,隻是喉嚨「咳咳」,眼睛反白,均已斃命。女匪向老

    三叫說「不留活口,快逃走」,匪首、老二,提着放括所得錢财之布囊,女匪

    随着,老三匕首刺筱蕙一刀,聽她「咳咳」之聲音,不及頭查看,跟着魚

    貫跑出大門。因官兵人聲,來自東廂房外牆,他們朝西快步逃走。

    片刻官兵已到,由一位捕頭,率領七名捕快,五名衙役組成之緝匪隊。他們

    循着鄉間田埂泥路上的四雙腳印追捕,追到古宅東廂房邊院矮牆外,四雙腳印之

    兩雙腳印,似乎翻矮牆入院,另外兩雙沿牆到古宅大門。古宅大門果然開着,開

    門分頭,發現正廳東廂房一片零亂無人,西廂房内三人,床上男女二人仰卧,

    刀刺心口要害大量流血,已經氣絕身亡,陰部都有混淫液,就用布蓋好等衙内

    忤作驗屍。

    趴在小矮桌上的女人也是全身,刀刺背心卻偏至脅下,摸着尚有氣息,趕忙

    替她披衣急救。捕頭分派七名捕快,繼續循着四雙腳印追捕,三名衙役,留在古

    宅照顧活着的筱蕙,自己率領二名衙役,趕縣衙,報告知縣決定,是由知縣親

    自率人前來,或由忤作驗屍,以便據此審定人命大案。

    吳氏梁窦等到古宅時,天色已大亮,隻見有三名衙役,在西廂房内照顧着

    的筱蕙,一片凄慘零亂的情景,老師太雖然預先給了他等心裡準備,吳氏及珍湘、

    古瑞已忍不住悲傷,相擁而泣,梁窦心酸紅着眼框含淚抽槒,古瑞去抱他的媽媽,

    衙役不好阻檔,任他在筱蕙身上趴着低聲叫「媽呀妳醒醒」,筱蕙此時卻微

    微睜眼,低聲說「媽不要死,去找醫生救我」。衆人大喜,一名衙役趕着去延

    醫,梁窦趕梁家向祖父母報信。

    不多時知縣親自率人來到,随後梁窦為祖父母雇了一輛獨輪車坐着,帶他們

    貼身丫環小翠,四人紅着眼框含淚也到了。梁家祖父母,向知縣請托,保全邱氏

    等人名節,以謀财害命結案。雖然梁家祖父母許下重金買通全衙,知縣躊躇不決,

    難以應允。不久衆捕快擡着四屍來,他們在田地水池邊發現四匪屍首,筱蕙向

    知縣說了她在酒中下老鼠藥之事,知縣等佩服筱蕙英勇毒死四匪,四匪一死又無

    對證,當時知縣就接受請托,在場的衆捕快衙役,也一緻願意保密,同意封口。

    此一人命大案,梁古二家在悲痛之中,得以順利繼續辦理後事。

    四匪屍首由官衙帶走,梁古二家在悲痛之中辦理完了喪事。梁家祖父母遭受

    如此打擊,更珍惜梁窦,順着他的意思,與吳氏商妥接珍湘梁家,周年一滿就

    為二人完婚。并要吳氏也住梁家,祖父母年邁,扶持梁窦接掌家務。吳氏隻允兼

    顧,也可梁家小住。周年一滿,梁窦珍湘完婚,吳氏常到梁家小住,梁窦不久考

    中秀才,預備再考,梁家故事,以後再續叙。

    古家辦理完了喪事,錢财耗盡,仰賴梁家資助,不緻斷糧。但丁氏重傷,不

    能以勞力粗活養家,空有古家宅子,不能變賣,形同赤貧。祖孫三口均住東廂房,

    如非必要都不去西廂房,免得勾起悲思。四匪劫走之物雖都追,隻能維持數月

    家用,接受梁家資助,久而心裡不安,何況也不免有中斷之時。

    同村劉家農戶,靠着祖傳的農田,自給自足,豐年節餘,尚能不時添些家用

    器物牲口。劉家孫女小玉和古瑞同年,自幼與他一起玩,父母及祖父母得知古家

    遭遇,又恰好家中老牛衰邁,牠是家裡多年犁田的功臣,絕不忍宰殺放逐,新買

    之耕牛要劉父自己牽着犁田喂吃,老牛無人放牧,古瑞雖小,牽着老牛野地吃草,

    劉家給他饅頭或飯菜,兩廂得宜,丁氏欣然接受。從此古瑞牧牛倒也自得,而且

    丁氏固定有古瑞牧牛分她饅頭或飯菜吃着,心安理得,梁家資助便用于母子加菜

    添置衣物,丁氏重傷逐漸康複,吳氏則輪流住梁古二家,安定了一段時日。

    古瑞牧牛,與老牛在一起的時間超過任何其他人,變成了最貼心的朋友。人

    與牛要去何處,不是牛随人便是人跟牛。但古瑞天天如此,感染了皮膚病,頭上

    有了疥瘡「瘌痢頭」,而大家也隻叫他「小瘌痢」,小玉雖然仍喜歡他,劉家人

    卻要她與「小瘌痢」,保持距離,避免感染。

    兩年後某日早上,老牛步履蹒跚,在古家的一塊泥地上倒下,「小瘌痢」推

    牠牽牠都不動,「小瘌痢」無奈跑去告訴小玉劉父,劉父推牠不醒,以為老牛死

    了,不免埋怨古瑞幾句。古瑞家告訴吳氏,吳氏向梁窦說了,梁窦拿了一筆錢

    陪給劉父,劉父不好意思地拿了這一筆錢,說老牛死活都歸古瑞處理了。

    古瑞到那一塊泥地上,守着老牛哭得傷心,到黃昏時分,老牛甩了甩尾巴,

    抖了抖耳朵,卻像是休息睡足那樣慢慢地站了起來。古瑞喜出望外,卻用手拍牠

    的頭,在牠耳邊說「牛哥哥你為什麼要害我,我以後沒有饅頭吃了」,老牛甩

    着尾巴,用牛蹄挖牠躺過的泥地,刨出許多泥土,挖出了一個大洞。古瑞低頭一

    看,洞裡露出了一個陶甕,甕口蓋着舊紙,掀開舊紙一看,全是小金元寶,估計

    有上個,真是一筆大财富。古瑞自幼聰明,知道财不外露之理,隻取了三隻小

    金元寶,仍舊填好大洞,牽着老牛古宅,告訴吳氏及母親。

    吳氏想起老師太偈句「否極有後泰,煞去瑞興家。醜牛正珍寶,遇玉修舊宅。

    子勤孫讀書,申曲古運來。」,向古瑞要過一隻小金元寶,去向梁窦換了散銀小

    錢,交由丁氏家用,隻告訴劉家老牛活着。此時梁窦已經考中秀才,而且祖父母

    因年邁,家産全讓梁窦管理,劉家與鄉人,也隻道是梁窦資助古家,使他們生活

    改善。古瑞不再牧牛,難得牽老牛草地散步吃新鮮綠草,平日買牧草喂着牠讓牠

    輕松養老,自己的皮膚病好轉,除了陪母親及幫做家事,則去梁窦家讀書,也常

    去找小玉。丁氏心寬身體大好,已可獨自處理操做家務事,她與古瑞選了一個黃

    昏,又去搬許多小金元寶,改善了她家裡許多衣着器物。

    日子過得快,古瑞已是十四歲了,有一日古瑞找了小玉,二人去城裡玩耍,

    身上帶着散銀小錢,高高興興的吃喝購物。來到一間大原木材場,二人坐在大原

    木上聊天說話,說到古瑞要娶小玉家做老婆,小玉說「我是一定要嫁給你的,

    你家院子很大,隻是房子舊些,要是有錢買我們坐着的原木,有錢修那舊宅,我

    就心滿意足了。」,古瑞說「我們去問老,我們要買多少才能蓋起比那舊宅大

    些的房子好嗎」

    二人興沖沖的去問老,那老認得古瑞,也知道他曾是牧牛「小瘌痢」,

    有梁窦資助改善了生活。就說「小,小妹别開玩笑,拿錢買糖吃就好了,原木

    你們是買不起的。」,古瑞不服向老認真地說「我們要買好多蓋房子用呢」

    那老笑着說「小你買一根的錢都不會有,還要買好多别開玩笑」,二人說着,

    好多人來圍觀,古瑞說「我一定要買好多蓋房子用」,那老笑着說「小你買

    一根我送一根如何」,古瑞說「好啊,那大家來作證,我先買三十根,要多少銀

    子」,那老笑着說「小你怎麼付錢」,古瑞說「我家先拿你說的三十根

    的錢,那你是要送六十根到我家的了」,圍觀之人都願作證且說,古瑞可以拿十

    五根至三十根的錢來,但要在天黑以前送到。衆人都以為古瑞會一去不,古瑞

    卻在黃昏以前就拿了好幾個小金元寶,足夠買三十根的錢來,那老在好事衆人

    作證之下,忍痛送交六十根原木到古家院子。那醜牛正珍寶,遇玉修舊宅的預言

    印證了。

    拆舊宅建新屋之事,讓丁氏吳氏忙了三年,古家院子及房子都比以前的大,

    新屋落成,吳氏要了卻她為古瑞完婚心願。古瑞十七,與當年的古雄像極了,常

    讓母親丁氏祖母吳氏想起古雄的種種。古家房子隻蓋正廳及後面頭二兩進卧房,

    兩進卧房都比以前的東西廂房大,兩進卧房之中各由蓋着瓦蓋的走廊連着,頭進

    由一卧房一書房一小廳,給古瑞夫婦用,二進有三間卧房,祖母吳氏居中,母親

    丁氏住左間,右間留給珍湘來住。珍湘要張嫂找了一個許嫂來幫作家事,梁窦珍

    湘幫着喜事辦得熱熱鬧鬧,把小玉高高興興地娶進了門。新禦宅屋

    古家變故,而後窮困,而後轉運,又忙了三年,老牛在拆舊宅之時死了,古

    瑞為牠修了墳墓,碑題「老醜安息古瑞立x年x月x日」。古瑞結婚大

    事,是古家新的開始,珍湘也征得梁窦同意,要在娘家住一段時間。在此暫且擱

    筆,轉而補叙梁府在辦完邱氏之喪事後,同一段時間梁窦家的情形。

    四、娶珍湘春滿梁府

    且說自從梁窦與邱氏交歡亂倫以後,夢中與邱氏,與吳氏交歡,睜眼發現是

    自己手捏着玉莖之事不斷。梁窦祖父母見他郁郁悶悶,日見消瘦,十分心痛,家

    中有着女傭張嫂,女婢小翠,加上女傭張嫂的女兒小碧,因張嫂丈夫過世,投奔

    梁家,要她們輪流照料他。

    先說女傭張嫂,邱氏出事以前,某夜經過邱氏房門,聽到房中聲音,窗縫很

    大,貼近一看,邱氏讓兒子趴在自己身上,手捏梁窦玉莖塞入自己陰戶裡,半睜

    着眼,在她兒子口中手裡,玉莖已在抽,驚異之餘,自己也湧出快感,摳着自己

    的屄。梁窦玉莖已在發育,比亡夫已相去不多。母子肏了許久邱氏來時,抱緊梁

    窦淫聲輕呼「寶貝兒子,我的心肝啊」。

    梁窦祖父母要她去照料他,張嫂入夜就坐在他床邊,梁窦睡着作夢,又掏出

    陽具自己手捏着玉莖,張嫂接過手來套弄,梁窦睜眼發現是張嫂在撫慰他,拉她

    躺下,要她脫了衫裙内裡,裸的,又要她幫着脫了自己衣服也裸的,要她吸吮他

    的陰莖。他撫弄張嫂,張嫂有些下垂,卻蠻大的,又咬她的黑棗樣的乳頭,咬得

    張嫂「籲籲啊啊」,陰戶淫液直流,他又去看她的下陰,張嫂順着他,

    躺平曲膝張腿,那陰戶上滿是黑黑陰毛,但厚厚的大小兩層陰唇,都微微啟開,

    沾着淫液,在歡迎訪客,張嫂「我的好少爺,你快來我,我替你媽愛你好嗎」,

    梁窦「妳怎可偷看媽和我的私情」,但當下淫欲正高,小硬得難受,恨恨

    地咬了一下張嫂的乳頭,咬得張嫂「哼啊」留下齒痕宛然,一面卻捏着

    陰莖要那騷屄,張嫂溫柔的引它到陰唇口,梁窦一挺,張嫂一迎,陽物全根納入

    了陰道。梁窦狠狠地着說「妳壞,我要罰妳,我肏死妳」,張嫂「我的好少爺,

    你媽和你的事情,小小翠也看到的呀」,「她壞,我也要罰她要死她妳

    兩可千萬不要讓老爺奶奶知道喔」,張嫂讓梁窦盡情在她身上滿足地洩欲,又

    一口一口的喂他吃補品,直到他舒服地入睡。

    次日夜晚張嫂安排女兒小碧替小翠照顧二老,端着她準備的補品,拖了小翠

    到梁窦房中。梁窦見着小翠就說「妳壞,偷看媽和我的私情」,小翠愕然不知

    所措,梁窦又說「妳是要讓我罰妳還是把妳趕出梁家」,小翠偷看着張嫂臉色,

    張嫂在她耳邊說了一會兒,小翠說「我無意中偷看了幾次,心理慌亂,隻與張嫂

    說過,我讓少爺随便責罰都好,可千萬不要趕我出梁家少爺我求你啦」,梁

    窦又說「妳嘴壞,我要堵住妳上下兩張嘴,妳願不願意」,小翠低聲柔柔說

    「我随便少爺責罰,不趕我走什麼都好」,梁窦示意張嫂扒了小翠衣裙内裡,不

    容小翠用手去遮陰部,要她與張嫂一起脫了自己衣服。

    張嫂要小翠一口一口的喂梁窦吃了一些補品,小翠與梁窦肉貼着肉,心慌意

    亂,梁窦一邊撫弄她的私處,要小翠用口哺到他嘴裡,要小翠用手套弄那陽具。

    張嫂看着不知該如何之時,梁窦說「妳也要受罰,願不願意」張嫂扒光了自己

    一絲不挂,用嘴含下在小翠手中梁窦已經硬硬的陰莖。梁窦吃了一會兒,摟着小

    翠往床上去,小翠躺平,梁窦趴上她身,先把玩那,大小剛好一握,白白翹翹,

    尖端紫紅色小珠,梁窦用齒尖輕咬,用舌頭吸吮着,小翠被逗得全身顫動。片刻

    梁窦去看那陰部,一片烏黑陰柔細恥毛,陰戶内耷着大小陰唇,用手指扒開那濘

    濘孔道嫩嫩紅紅,是未開發的處女特有的樣子,聞着那淡淡陰戶腥味,梁窦用嘴

    吻着,含着那陰唇前端的紅色小珠子,吸着吮着,小翠被吻得神魂颠倒嘴裡「哼

    啊咿嗚」。

    梁窦趴着,使那撅起的屁股,那硬着的陰莖及耷着的卵袋,都翹得好高,張

    嫂過來扥住梁窦屁股,用手撫弄陰莖,用口含那耷着的卵袋,還不時用舌尖舔那

    肛孔,一手忙着摳自己的淫戶。梁窦淫興大發,扯着張嫂也上了床,張嫂摟好梁

    窦的腰,把那陰莖對準小翠淫戶,讓龜頭先進屄口,小翠覺得好脹,梁窦挺腰,

    小翠痛得「籲啊」,梁窦抽出再挺腰,小翠再「籲啊」,第三

    次梁窦挺腰,那處女膜破裂,幾絲鮮血自陰戶流出,小翠「咿嗚好少

    爺我小翠可全是你的人了」,把梁窦抱得好緊,忍着痛下身迎着他的抽,

    現在她把梁窦,真愛到心崁深處去了。梁窦完小翠,也蘇派┤盟解饞,如此筪iv>

    了好幾天。

    辦完邱氏之喪事,梁窦祖父母順着他的意思,與吳氏商妥接珍湘梁家住下。

    周年一滿就為二人辦完了婚事,祖父母年邁并要吳氏也住梁家,扶持梁窦接掌家

    務,受了梁家許多幫助,吳氏不得已隻好應允。

    珍湘接到梁家,梁窦祖父母,把邱氏原有住房裡外兩間,改為獨立兩間給吳

    氏母女,小翠留給梁窦吳氏母女使喚,二老改由張嫂女兒小碧照顧。梁窦有了張

    嫂與小翠性的滋潤,除了早晚向二老問安,順便探望吳氏母女,因為邱氏與古雄

    的喪期,潛心讀書贍養身體,三餐都是與二老吳氏母女一起食用,細說家常,講

    些他的讀書心得,讨論家計,二老順便把管裡家産之事,當着吳氏面前逐步分交

    珍湘與梁窦。入夜張嫂與小翠輪留喂梁窦吃夜點或補品,讓他得到性的滋潤,陪

    他夜讀。二老早上常留吳氏母女話家常,珍湘則會在下午與梁窦共同讀書,當年

    梁窦果然中了秀才。

    次年二老急着為梁窦隆重地舉辦婚禮,當天典禮完畢,珍湘由小翠陪着,蓋

    着紅巾坐在新房。二更梁窦送完賓客,帶着酒意入洞房,才一掀開那紅巾,就抱

    緊珍湘吻她,說「珍妹我想要妳想得好苦 啊」小翠識趣的為梁窦寬

    衣,又說「少奶穿着那麼多,還流着汗,我先幫她寬衣擦汗,少爺再要她好不好」,

    珍湘真的好累,就由着小翠幫她寬衣,脫了她新娘外衣留着内衣裙,小翠又很快

    的打了一盆溫水進房,幫她脫了内衣裙,珍湘一絲不挂由着小翠替她周身擦汗,

    梁窦一旁也全脫了,赤條條的,也要小翠擦身體,小翠細心的夾在二人之間擦着,

    那青梅竹馬的小兩口,已經迫不及待地互相撫弄,把小翠衣裙也弄得濕濕的。小

    翠識趣的說「我出去不走遠,你們好完了叫我,再擦身體好不好」。

    二人上床,抱着吻着好久,小翠早在被單之上鋪好一條白色驗紅布,珍湘由

    着梁窦撫弄,抱着他的頭,讓他吸吮。梁窦珍湘雖然自小一起,但是成年以來,

    沒有赤條條的相處過,現在互相欣賞互相撫弄,惬意的互相吻遍了全身,珍湘體

    态像極吳氏,勻稱玲珑,凹凸有緻,大小适中,彈性極佳。他吸吮着那,珍湘情

    濃意亟,摟着梁窦的屁股,搖起自己的臀部來。梁窦說「珍妹 我先吃妳的妹妹」

    轉身把下體對着珍湘的眼面,用嘴吻她陰戶,珍湘的陰部比她母親的更細白,陰

    毛柔順,扒開了陰唇,尖端粉色小珍珠美極了,梁窦用齒尖輕咬。珍湘受到此刺

    激,口中「唏噓」也用手上下套弄他陰莖,吸吮那卵袋說「我好難受

    喔」,梁窦還不罷休,扒開了陰唇用舌尖伸進淫道,卷着刮着那淫道皺疊的肉

    壁,頂着那處女膜的小孔。

    珍湘感到陰戶裡又酸又麻還有少許微痛,淫聲說「哥哥,我好難受,我投降,

    你來要我吧」。梁窦依着起身,俯覆在她身上,珍湘用手捏着那龜頭進入了孔

    中,一個往下,一個往上挺,「噗嗤」一聲,珍湘謅眉咬牙,「噓」

    感到陰戶裡流出少許液體,陰道裡充實脹滿,那幸福的感受遠超過那破瓜的小疼,

    二人抱得好密,吻着的口裡,互相吸吮,舌頭糾結着。然後開始抽,一口氣了約

    十分鐘,梁窦寒顫着要洩精,珍湘淫聲說「哥哥,把寶貝全給我,我好舒服」

    那熱熱的精液噴至那花心,珍湘也是一寒顫,也洩了身。二人抱着,彼此喘

    着氣,梁窦說「我等了好久,好美喔」珍湘淫聲說「哥哥,我也早就要給你,

    都忍着到現在,你都過那些屄了,要不要從實招來」梁窦把在家中了小翠張

    嫂之事從實說了,珍湘細聲說「你還漏了以前都了誰」梁窦紅着臉不理,珍

    湘細聲說「你以前都了你的我的兩個媽媽,你在觀音庵客房我媽的時候,我雖然

    還小,又背向着你,但你們了一次,擦完陰部又一次然後抱着才睡的情形,是都

    知道的,我也心跳難受,你們睡着我卻醒了,看你欠我多少,你要怎麼補我」

    梁窦赧然說「我等機會補妳,現在要不要叫小翠進來」,珍湘點頭。

    小翠進房,首先收了那驗紅布,預備次日一早交給老夫人。接着細心的替二

    人擦下體,她擦完珍湘擦梁窦陰部,當着珍湘捏到梁窦陰莖之時,還顯出那赧然

    含羞之色,珍湘說「小翠妳就把它好好的舔幹淨吧,妳和少爺的事我都知道了,

    少爺要是還有精神,妳就當着我面前伺候他,老爺奶奶面前由我為你作好了」,

    小翠向珍湘千恩萬謝,脫光了她自己,不但舔幹淨梁窦陰部,也舔幹淨珍湘陰部,

    珍湘破瓜的疼痛紅腫,讓小翠服伺得很舒坦,就在床上躺着,由着小翠挑逗梁窦,

    當着她面前交媾。梁窦懶懶的躺平,小翠把那陽具套弄吸吮硬了,趴上他身,引

    納入淫戶,圓臀屄孔坐下擡起,搖着,引出少爺少奶淫興,又舔吃他二人全身敏

    感部位,三條肉蟲把新房烘出了滿堂春色。

    次日一早小翠把那驗紅布交給老夫人,向老爺奶奶道喜,又去向吳氏請安。

    晚餐後珍湘梁窦在新房說笑愛撫着,二更一過張嫂敲門送點心,向二人道喜,站

    着像是等着收碗盤,珍湘心想一定是張嫂的騷屄癢,也存心點破說「張嫂啊,昨

    晚小翠伺候少爺和我,好細心體貼,我們也賞了她,妳也要伺候我們嗎」,張

    嫂紅着臉不說卻猛點頭,一面收碗盤說「我去打水,告訴小翠我替她伺候少爺和

    妳」,擺臀扭腰出房,片刻小翠打水入屋,張嫂後腳也端一盆水剛說「我沒見着

    小翠」,卻看到小翠在房中,赧然不知所措。

    珍湘隻好圓場說「我們今天破例,小翠替我擦身體,張嫂替少爺擦身體,以

    後我要誰來就是誰來,我不叫那就由小翠打水,我們自己洗擦身體可好」。張

    嫂忙不疊的替梁窦脫了個精光,自己也脫下外衫裙,隻有襪胸兜布,替他擦身,

    身上匆匆擦一下,就用手套着那陽物愛不釋手的撫摸,它就很神氣的硬硬的翹起,

    梁窦說「珍妹我的要找屄,小翠張嫂要不要出去」,珍湘雖已擦好說「你

    急,張嫂屄癢,你說我該先怎辦」,張嫂可不敢搶先,套上衫裙拉了小翠說

    「我們房外候着」。

    小夫婦房裡翻雲覆雨,小翠張嫂門口聽得直流,在門口蹲了一個時辰,珍湘

    叫道「你兩進來」,兩人進房一看小夫婦下體還套在一起,精液混着粘着兩人腹

    股腿根,珍湘懶懶道「你兩脫光了好洗擦我們身子啊」,小翠張嫂兩人果然精神

    大振,光溜溜的細心替小夫婦洗擦下體,洗擦以後小翠用口舌舔着珍湘陰戶,用

    手撫慰她全身,珍湘惬意的享受着。

    張嫂洗擦了梁窦忙不疊的用手套着那陽物,用口舌舔着那耷着的卵袋,光身

    貼着他,磨着他,陰莖漸硬,她用手捏着龜頭引入屄口,趴在梁窦身上坐起套,

    搖着大奶,了一會兒她卻哆嗦寒痙的洩了,原來在門口聽小夫婦交歡之時,已讓

    她流了太多,忍了太久才一洩如注。她下床,小翠忙不疊的也下床取了濕巾為梁

    窦擦了陰部,看那陰莖還硬硬熱熱,她接着趴在梁窦身上坐起套,一面着還不時

    用手撫慰珍湘,兼顧着小夫婦倆人的感受,珍湘感受她的體貼,能幹又善解人意,

    存下日後要梁窦收她作二房之念頭,好幫自己管家。

    三年後梁窦中了舉人,在縣府執事文書,頗得知縣器重,珍湘為他找了一個

    申姓小厮叫守安,要梁窦收小翠作二房,小翠姓于,府中改稱她于,珍湘成

    為古大奶,老爺奶奶年邁衰弱,用了一個黃嫂叫珺女,府中叫她珺女,比小翠大

    了兩歲,要寸步不離的伺候着老爺奶奶,府中安排妥貼,梁窦二老信服。

    五、瑞玉配古府春

    古家轉運,忙了多年,古瑞結婚大事,是古家新的開始,珍湘征得老爺奶奶

    及梁窦同意,要在娘家住一段時間。梁窦珍湘幫着讓喜事辦得熱熱鬧鬧,把小玉

    高高興興地娶進了門。珍湘是古家小姑姑,卻是古瑞姐姐,是吳氏的女兒,卻也

    像是丁氏筱蕙的女兒。古家建了新房子,也在原來菜園四周,陸續買了一些田産,

    新房子大門與正廳的中間,東側為門房下房柴房廚房,西側修了一個長三丈寬二

    丈的魚塘,自田間引用灌溉農田的活水,養了魚龜。正廳及後面頭二兩進卧房之

    中,都各由蓋着有瓦頂的走廊連着,頭進古瑞夫婦用的那卧房有裡邊卧室外面套

    着小廳,還有一間書房套着卧塌及小廳,二進吳氏丁氏珍湘的三間卧房,也都有

    裡邊卧室外面套着小廳。要張嫂找了一個許嫂來幫作竈間及家事,找了一個蘇姓

    女子銀秀,約與小玉同齡照顧新人,而她的卧房設在頭二兩進房之間,打掃頭二

    兩進房室。

    新婚小夫婦在房中脫了衣服,銀秀打水入房後,自己的卧房候着。古瑞一

    面讓小玉為他脫内衣,卻也去解了她的襪胸兜布,二人初次相對,彼此好奇的端

    詳對方陰部,彼此洗擦對方全身,擦着撫摸着,慢慢把重點都集中于對方陰部。

    古瑞幼年,祖母吳氏媽媽丁氏為他洗澡,撫摸過他的小,也有過性好奇,作過春

    夢,夢裡抱着的有媽媽丁氏,祖母吳氏,小姑姑珍湘,然後夢遺,腿根内褲都是

    精液斑痕。但家中巨變,多年困苦,淡化了性好奇。得金元寶以後,忙于處理财

    物,興家建新房子等等。新婚前媽媽丁氏筱惠面授,教了他一些的知識,卻沒做

    示範。小玉的媽媽劉母邵氏,新婚前仔細地教了她性的知識,描述了的方法,告

    訴她要把男人陰莖引入那陰戶,才算,還要抽出入,男人哆嗦着射出精液,進了

    她的子宮受孕會生小孩。女人舒服也會哆嗦寒痙有,也會洩身,那是女人最幸福

    的事,不過初次破處女膜會痛會流血,但是女人就該忍一時之小痛,享受那苦盡

    甘來交歡之樂,就由妳自己去體會吧。

    小玉摸着那陽物,一經套弄脹得好快好大又好燙,尤其那龜頭像是顆小雞卵,

    卻充着血是暗紅色的,陰莖充血後不再是白玉,卻像沾滿面疙瘩的擀面棒,還布

    滿赭色細小血管,尖端小孔滋出一滴前液。媽媽劉母邵氏卻沒有說得那麼仔細,

    小玉對它又愛又怕,自己的小屄,那能容納如此巨物,屄口小徑連自己的手指都

    插不入,又怎麼讓它呢

    古瑞讓小玉摸了好久,抱她上床,仔細看她的纖小幼白的玉體,胸前一對小

    乳微凸,崁着兩粒紅珠,古瑞吻着吸吮良久,與大奶相比,卻别有風味。他又自

    往下一寸寸地吻,肚臍小腹,下面是幼細的毛發,不很密卻好美。到了陰部,凸

    起的玉戶,像小玉本人一樣秀氣,大小陰唇都不厚,像蚌肉似的護着陰口,他吻

    着吮着,舌尖舔着了小紅珠。小玉張大了腿,牝口溢出了,她依媽媽所教,捏着

    那龜頭,扒開陰唇将陰莖往牝洞裡塞,古瑞挺着小腹往裡擠,頂着了處女膜頂不

    進去。二人用力再試,龜頭頂着處女膜孔,一再躜硏頂刺,一陣劇痛,小玉痛出

    冷汗,臉色都蒼白了,還是進不去。古瑞心痛地撫慰着她,說二人累了,明天問

    過媽媽丁氏,再不成三朝娘家問她媽劉母邵氏,想出解決之道。新禦宅屋

    次日二人向祖母吳氏媽媽丁氏及小姑姑珍湘請安,但是銀秀沒有交上那驗紅

    布,丁氏納悶着。古家人與新媳婦聊着,古瑞走到媽媽身邊耳語,丁氏又把那耳

    語向吳氏細聲說了,小姑姑珍湘靈敏耳尖,三人都了解原來小玉的處女膜厚,屄

    口小,新婚首日交歡不順。就都安慰新人,教她用油脂潤滑那牝口,夜裡再試。

    夜裡二人努力再試,愛撫好久,古瑞挺着巨大陰莖,小玉捏着那龜頭在那牝

    口,耐心的磨蹭,仍就頂不破那處女膜,進不去那玉戶裡。小玉「唏噓」

    咬牙,古瑞的陽具有着油脂相助,在那陰部順暢地滑動,一陣氣促哆嗦,射出了

    好多精液,全沾在小玉屄門口的毛發及小腹上面,小玉又急又氣,古瑞低聲安慰

    着,二人都感覺好累,安然相擁入夢。

    新人三朝娘家,劉母邵氏殷切接待女婿,當年為劉家牧牛的「小瘌痢」,

    作了佳婿,如今相貌堂堂又有錢。可惜劉父一年半前病逝,當時古瑞給她不少錢

    作喪葬安家之用。今朝門的是她半子,親切到恨不得摟他抱他親他。小玉卻拖

    她到她房中,細說新婚兩夜的尴尬,說「媽呀,要是不成,瑞哥不要我怎辦」

    邵氏說「不會不成,就是不成小瑞也不會不要妳,媽呀一定要替妳解決。媽那時

    處女膜也厚,妳爸了我第二天才戳破它,妳姐大玉也一樣,抹了許多油脂妳姐夫

    才戳破妳姐的麻煩處女膜,破了以後就沒事。不過陰道窄,陰口小,以後懷了孕,

    别讓胎兒太大,以免不好生産。」要小玉光着下體,扒開她陰戶細看說「妳的是

    更小些,要不要讓妳瑞哥進來,我拿些油脂抹上,小瑞當我面試一下。」

    小玉急着解決問題,好安心作古少奶奶,就去拉了古瑞到媽媽房裡,邵氏拿

    了些油脂替女兒抹在陰口,也不管古瑞的意願,幫古瑞脫了衣褲。古瑞起先扭捏

    着,看嶽母捏着他的淫根抹上油脂,抱緊了他橹弄着,說「小瑞當我是你媽,快

    硬起來試試」。又怕他不起淫意,抓他的手到自己陰部,片刻又扯掉了自己的兜

    布,嘴巴對着他耳孔噓氣。古瑞陽物果然鐵硬,全身滾燙,要脫光自己内衣,又

    去扯脫小玉所有衣物,趴上她身子。那邵氏被古瑞帶着也上了床衣裙也扯掉了,

    僅餘的襪胸,被古瑞一扯掉落,她緊貼古瑞捏着他的龜頭,讓它在小玉的陰唇中

    間屄門口滑動。古瑞淫興大發,把嶽母也抱着下身挺動着,那小孔撐開了少許,

    但仍進不去,小玉卻「唏噓」的呼痛。古瑞轉身把嶽母放平,下身擠入

    邵氏雙腿之中,邵氏陰戶經過一番撫摸抱弄,已經淋林,她那捏着龜頭的手,反

    把它引到了自己的屄門口,說「小玉我先讓小瑞舒服一下,妳夜裡一定可以破了

    那麻煩處女膜的」,說完迎着古瑞,讓那忍了兩夜的古瑞陰莖全部進了她的騷戶

    深處。

    小玉的小妹叫如男,那是因為邵氏原想要個兒子,個子比母姐都高大健壯,

    母姐三人都是小,她卻有一對傲人大奶。新人三朝娘家,她陪伴母親忙前忙後,

    忙完了母姐與姐夫,都躲在媽媽房裡,她好奇的到媽媽房門口,聽見房中大床

    「咯吱咯吱」響着,而媽媽卻氣急的叫着「啊嗬我要死了

    啊嗬」

    ,她大驚推門,房門未上栓而大開,母姐與姐夫三人都一絲不挂,姐夫趴在

    媽媽小肚子上,媽媽兩腳緊勾姐夫腰間,姐夫那大陰莖在媽媽屄裡,二姐手撫自

    己陰戶,注視姐夫他那大陰莖與屄接之處,三人都好專注,竟都未理會有人進房。

    她好奇的走到大床前,母姐二人突然見着如男,不知所措,古瑞淫興好濃,

    心想如男也要參加,就去拉她,扯她衣裙,如男不知所措的也讓衣裙給扯掉了。

    古瑞一面着嶽母,一面去摸如男的大奶,如男素來不束胸,那大奶好敏感,姐夫

    一摸乳頭就硬,翹着好難受,幹脆把它塞入姐夫口裡,任他吸吮。片刻她也脫光

    下身,擠上床去,用手摸媽媽屄接處那姐夫的大,經由的刺激,她也已是氣急着

    要分享快樂。此時古瑞已到,身子哆嗦要射精,邵氏趕忙用手拔出陰戶裡的陰莖,

    讓它在體外噴出,那乳色精液,射得又遠又多,分散在邵氏小腹,如男胸乳及小

    玉臉上,可說是母女三人雨露均沾了。

    過了,邵氏問古瑞可否接納如男為二房,古瑞當然樂意,又問小玉能否

    容納她與如男母女,小玉想自己受不了他的性要求,與其古瑞日後納别人作二房,

    當然還是讓小妹媽媽分沾雨露較好。說好家與祖婆吳氏婆母丁氏商量,首先卻

    要在今夜讓古瑞破了她那麻煩處女膜,夫妻圓滿恩愛。邵氏對于破處女膜一事頗

    有把握,包了大包油脂,要夫妻配,藉油脂潤滑過關,必可苦盡甘來。

    當夜夫妻更加配果然有效,小玉眶中淚珠,可以說喜亟而泣,比疼痛而泣

    的成分還要高。小玉虛弱地抱緊古瑞,不讓他抽出陰莖,龜頭頂着花房,顫動着

    射出大量陽精,她完全容納了,哭着說「啊我要生我們的小孩」。一個時辰

    以後,叫銀秀打水洗擦下身,銀秀收好驗紅布,恭喜新少奶,小玉躺着由她輕輕

    擦拭紅腫的外陰,銀秀羞紅着臉也替古瑞洗擦下身陰部,完了安穩入眠。

    早上大家高興地祝賀小玉,小玉順勢向祖婆吳氏婆母丁氏商量,說出想為古

    瑞納妹子如男作二房,寡母孤伶一人接至古家俸養。劉家原就有恩于古家,故而

    吳氏丁氏,十分贊成。事情商議決定,把頭進的書房小廳,向二進一樣改成兩間,

    正廳東側,隔出書房來。預計二至三個月改妥,迎娶如男作二房,要劉家母女在

    此其間處理劉家現有之房産,兩家又得一陣忙碌。

    轉眼三個月小玉月信不至,受孕有喜,又要迎娶如男,喜上加喜。如男新房

    變成在頭進中間,邵氏住西側,雖然比小玉房間小些,也都套有小廳。洞房之夜,

    邵氏要自己照顧古瑞夫妻,叫銀秀安心去睡。

    古戶秘史(全) 第一集

   下一章

相關文章

    無相關信息
百度推薦

旗下網站: Win10之家|

旗下軟件: Win10系統|

Win10 - 應用,遊戲,下載 - Win10之家

Copyright (C) Swin10.com, All Rights Reserved.

Win10 版權所有 浙ICP備12345678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