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n10之家 資訊中心
Win10下載休閑娛樂坊
Win10資訊Win10資源
Win10交流主題壁紙
Win7下載Win8下載

Ghost Windows10 X64純淨專業       Ghost Windows10 X32純淨專業

最最寵

2018-12-25 17:38:13來源:Win10作者:Win10之家責編:swin10去評論

 

    閱讀全文

 《最最寵》作者:朱輕

    出版日期:2012年7月19日

    内容簡介:

    如果寵,可以讓她笑讓她嬌,他隻想更寵;

    如果愛,可以讓他寵讓他疼,她隻想更愛。

    七歲那年,梁曲是牙婆子手中最難脫手的丫頭,

    又瘦又黑,更不用說她那畏縮又膽小的性子,

    怎麼看怎麼不讨喜,哪個大戶人家想買?

    梁曲知道,如果她不想被賣到窯子去,梁府是她最後的機會,

    不然她怎麼可能敢膽大的求眼前俊美如仙人的少爺。

    雖然他看來病得不輕,咳得臉都發白了,但她知道,他是好人。

    梁池溪,能文擅商,可打出娘胎就是個病秧子,活一日便貪了一日,

    直到那丫頭出現,他讓她随他姓,給了她名,

    除了她的賤籍,帶她認字吟詩,習武從商。

    梁府是天家欽點商戶,富可敵國,為了至愛,他的父親散盡家産,

    高攀了母親,而他對梁曲的寵愛卻是日日想着,怎麼幫她,

    找個最好的歸宿,如果哪天病弱的他不在時。

    誰知,天算不如人算,一碗補湯,壞了他的全盤計劃,

    壞了他家梁曲的清白,一夜糾纏出他硬生生藏在心頭的情意,

    隻是他想娶,他的梁曲卻傻得說,她隻想當少爺的丫鬟。

    第一章

    曲兒第一次見到少爺時,年方七歲。

    她梳着粗糙的包包頭,半新不舊的夏裳,站在一群比她健康、比她高大的女孩子裡,瘦骨嶙峋的毫不起眼,她一直低着頭不看任何人,黑黑瘦瘦的小手拚命地拽着自己的衣角,一手濕冷。

    “這個太小,一團孩子氣,上不了台面。”一道冷冷的女性嗓音帶着明顯的嫌棄。

    “二姨奶奶,您别瞧她小,可手腳靈快,活兒都會做,再說她便宜呀,隻要五十錢……”新禦宅屋

    “你這牙婆子可仔細聽着,我們梁家是那種小門小臉,買個下人都要省錢的人家嗎?”清亮尖細的嗓音帶着嚴厲的語氣,二姨娘的丫鬟海棠,迅速地打斷了牙婆子未竟的話語。

    曲兒幾不可見地縮了縮肩膀,頭垂得更低,軟黃的發絲無精打采地從肩後滑到前面,碎碎地散開來。

    “是,是老婆子的不是,都是這張臭嘴,惹二姨奶奶不痛快,該打!”牙婆子賠着笑臉,伸手打自己的嘴。

    “行了,你這老貨不要在這裡丢人現眼。”一旁的婆子實在看不下去,出聲止住了牙婆子不合宜的行為。

    “是是是。”牙婆子臉笑得像是開了花。

    屋裡再度安靜下來,隻有屋外院裡樹上的蟬還在不知疲憊地叫着,撕心裂肺。

    丫頭、婆子,滿滿一屋子的人都斂聲屏氣,靜靜地等着那個主事人作決定。

    曲兒不發一語,腦海裡不斷地響起那段,她這輩子都不可能忘掉的對話……

    “曲兒,你别怪娘狠心舍了你,要怪隻能怪你命不好,投生到我的肚子……”

    “哭什麼哭,老子的賭運都是被你這娘們給哭衰的!誰讓你生出來的就是賠錢貨,老子早賣早賺點!”

    那個她稱之為爹娘的人,說賣了她,弟弟可以有飯吃,所以她被帶到了牙婆子家裡。

    “這個又瘦又小不好賣,且打扮打扮拿去試試。”

    于是她又被帶到了這座大宅院,跟一堆女孩站在這裡,像牲口一樣被人挑來撿去,嫌棄一番。

    不緊不慢的茶碗輕碰聲傳來,空氣中彌漫着一股曲兒從來都沒有聞過的淡淡香味,似果似花,事實上,從進到這座大宅院之後,她就覺得這裡的一切跟她的世界完全不一樣。

    這裡庭院深深,走不完的院子,穿不完的廳堂,這裡的人一個個眉眼精緻,舉手投足都跟村裡的人不一樣,這裡是她連作夢都沒有想過會進來的地方。

    可她卻無心欣賞,手心發冷,嘴唇發苦。

    半晌,最初那道冷冷的嗓音終于又再響了起來:“我瞧着這幾個……”塗得分外鮮豔的朱紅丹蔻輕輕地拎着茶蓋,撇去碗裡的茶沫,眼兒冷冷地掃了掃,“倒是好孩子。”

    牙婆子是多精明的一個人,别人一擡眼她已經知道是什麼意思了,一點都不意外,點中的都是這群女孩子裡最最清爽出挑的,她立刻笑眯了眼,“是,二姨奶奶真是好眼光,這些個姑娘都是身家清白……”

    “行了,廢話就不必多說。”又是海棠那道清亮的嗓音,打斷了牙婆子的自吹自擂,“我們姨奶奶可沒工夫聽這些。”

    牙婆子馬上住嘴,她吃這行飯,自然知道大宅院的規矩,何況這裡是梁家,是他們大安城最古老、最尊貴的名門望族。

    “少爺,你覺得呢?”冷冷的聲音在說出這句話時,語氣裡的冷意退得幹幹淨淨,變得溫柔無比。

    室内一片安靜,沒有回應。

    等了半晌,方素馨的嘴邊浮起淺淺的微笑,看了眼自己的貼身丫鬟一眼,海棠立刻會意,清亮的嗓音在房間裡分外清楚:“這幾個就留下吧。”

    “謝謝姨奶奶,謝謝姑娘。”牙婆子笑得見牙不見眼,想到做成這筆大買賣,又有不少銀兩入袋,高興到不行,伸手示意自己的人将那些未被挑中的女孩帶出去。

    當那隻粗壯的胳膊朝曲兒伸過來時,她渾身顫抖地一激靈,猛地擡頭,陡然生出一股勇氣,往一直垂着的厚簾邊跑去。

    “還不捉住她!”衆人都被她的突來之舉給吓到了,二姨娘方素馨到底見多識廣,很快就回過神來,一拍椅子扶手厲聲說道。

    站了一屋子的丫頭、婆子慌了神,齊往曲兒奔過去。

    “少爺,求求你買了我吧!我一輩子都會感激你,乖乖聽你的話!”曲兒眼裡含着驚慌的淚水,手指捏着那厚重的簾子,到底沒有膽子造次,隻敢隔着簾子,抖着嗓子哀求。

    她年齡雖小但不笨,她知道,裡面的這個人,才是真正可以拿主意的。

    裡面依舊一片安靜。

    “死丫頭,你不想活了!”牙婆子到底做慣這種事,搶在衆人前一把捏住了曲兒細瘦的肩,像拎小雞一樣一把拎起她來,“看我回去不剝了你的皮、煎你的骨!你敢給我惹麻煩,你且等着……”

    “少爺,求求你,我一定聽話,你叫我做什麼都可以,就算要我的命都可以,求求你。”新禦宅屋

    曲兒豁出去了,死死地攥着手裡那片厚重的布簾不斷地求着,她不要再被帶回去,牙婆子跟她說,如果她在梁家賣不出去,就把她賣到最下等的窯子裡去,因為那裡不挑人。

    她從小在鄉村野地長大,村裡人聊天不知避諱,什麼話都往外說,窯子是什麼地方她雖然不是很清楚但多少還是懂的,她知道那裡非常可怕,女孩子到了那裡活着不如死了。

    她不要,她不能被帶回去!

    “住嘴!”牙婆子一把捂住她的嘴,将她往外扯。

    “唔……”曲兒掙紮着依舊拉着布簾不放,張口狠狠地咬上牙婆子的手掌。

    “哎喲!臭丫頭,你敢咬我!”牙婆子一掌扇上她的臉,又重又狠,打得她弱小的身子直接摔進簾後。

    曲兒被那一巴掌甩懵了,重重地跌倒在地上,眼前一片黑暗,耳朵轟隆隆地狂響,痛得眼淚都流了出來。

    情況急轉直下,衆人看她摔進内室都愣住了,目光不約而同望向方素馨,這到底該怎麼辦?

    “唉……”一聲淡淡的歎息聲,止住了曲兒的眼淚,她擡頭,淚珠兒就那樣挂在眼睫上,愣住了。

    她見到了她此生所見過最好看的人!

    烏黑的發,蒼白到近乎透明的肌膚,溫潤的眉,墨玉的眼,淡淡的唇,襯得裳袍絕色出塵,屋外的豔陽被拉下來的竹簾擋了大半,幾絲幾縷透過細縫,隐隐約約地打在他的臉上,深深淺淺的陰影裡,清貴優雅已不再是書裡的字句。

    因為有他在,這間半暗的内室彷佛已然是另外一個世界,恬淡悠然,遺世獨立,屋外的喧嚣完完全全地與他無關。

    他隻是斜斜地靠在床上,卻已然看傻了她的眼。

    “何必如此。”

    輕歎的聲音,好聽得讓曲兒呆愣,這人,是真的嗎?

    “簡單的事情,累你受傷,卻是我的罪過了。”話語剛落,一陣劇烈的咳嗽從少年的唇邊逸出來,他伸手捂住唇,指間映在光影中,一片潔潤,美好到讓所有人都自慚形穢。

    “少爺,你要不要緊,我去請大夫來吧。”方素馨擔心的詢問聲從外面傳來。

    曲兒像是被這聲音給驚回了神,手腳并用,敏捷地從地上爬起來,從一旁的小桌上倒了杯水端到床邊,“少爺,喝口水吧。”

    他咳得渾身顫抖,雪白的肌膚更加透明,修長的手指擋住她遞過來的茶杯。

    “少爺,你咳得這麼厲害,還是喝口水潤潤喉吧。”曲兒下定決心,拚命地将杯子往他唇邊抵去,他是她最後的希望了,她一定要努力。

    “咳……”他阻擋的手卻是非常地無力,那茶杯觸到了他的唇邊,他的身子軟軟地往後靠去,擡眸望進了她那雙堅定而帶着濃濃企求的眼睛,半晌,無奈地歎道:“涼。”

    她的手一抖,茶水灑上半蓋在他身上的錦被,上好的團花料子迅速地浸潤開來。

    她的眼淚一滴一滴地往下掉,她搞砸了,一切都搞砸了,她會被牙婆子帶走,賣到那種可怕的地方……新禦宅屋

    “就那麼想跟着我嗎?”他的指上沾上了她的一顆淚珠,帶着咳後微啞的嗓音輕輕地響起。

    她擡頭,眼裡挂着大顆大顆的淚水,黑瘦的小臉上一片濕漉漉,拚命的點頭,淚珠兒被甩到他的皮膚上,又燙又涼。

    “跟着我……不一定會比較好。”

    至少不會比被牙婆子帶走更慘!

    “我不怕!求求你,少爺,我什麼都能做,能吃苦,我保證會聽你的話,你叫我做什麼我就做什麼,求求你買下我,不要讓牙婆子帶我走。”

    安靜的室内,隻有空氣中漂浮的塵粒默默飛舞。

    “唉……”若有似無地歎息,“傻丫頭,水涼,去換熱的來。”

    于是一語定音,她成了他的丫鬟,從此以後,他就是她的天。

    十年後,濃夏依舊。

    “曲兒姑娘,曲兒姑娘。”嬌滴滴的嗓音像黃莺出谷般由遠及近,“少爺最近身體有沒有好一點?”年輕嬌嫩的聲音以及一張跟聲音一樣姣美的臉蛋,女子渾身上下洋溢着成熟與妩媚,盛夏裡的陽光照得她身上的衣料單薄到可怕的程度,卻也讓那新鮮如剛抽條的柳枝般的身材展露無遺。

    那前頭的少女很認真地端着托盤,半垂着頭不發一語,繼續往前走。

    “哎喲,你也回答我一下啦。”一對飽滿的胸脯猛地往前一橫,堵住了鋪着碎石的小徑,

   下一章

相關文章

    無相關信息
百度推薦

旗下網站: Win10之家|

旗下軟件: Win10系統|

Win10 - 應用,遊戲,下載 - Win10之家

Copyright (C) Swin10.com, All Rights Reserved.

Win10 版權所有 浙ICP備12345678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