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n10之家 資訊中心
Win10下載休閑娛樂坊
Win10資訊Win10資源
Win10交流主題壁紙
Win7下載Win8下載

Ghost Windows10 X64純淨專業       Ghost Windows10 X32純淨專業

寶貝大猛男

2018-12-25 17:30:40來源:Win10作者:Win10之家責編:swin10去評論

    閱讀全文

作者:黑潔明

    楔子

    盛夏,上午六點。

    裝水的玻璃杯在廚房的流理台上,反射着陽光。

    磨石子的地闆上,光滑幹淨無比,女人蹲跪在門邊,拿着破舊的衣服,沾着一罐快見底的亮光蠟,奮力替地闆打蠟。

    她前方的地闆,一片光滑,上了蠟的地闆,像嶄新的一般,在陽光下發亮。

    事實上,不隻二樓這一層,這整棟五層樓的老公寓,每一層地闆,都找不到丁點灰塵,連樓梯間也全被她徹徹底底的刷洗清潔,并上了蠟。

    汗水從她雪白的頸項滑落,浸濕了她t恤的圓領,她知道自己很臭,在經過這幾天的大掃除之後,她身上的汗早已幹了又濕,濕了又幹。

    她覺得自己身上的衣服像梅幹菜在鹽水裡腌漬浸泡了一整年,她應該要停下來,但她不太想去思考,她繼續奮力用不要的舊衣服替地闆打蠟。

    然後,她發現自己來到了門邊,連最後一小塊粗糙混濁的灰色,都被她完全消滅,擦得閃閃發亮。

    她擡起頭,檢查自己的工作進度。

    客廳裡整齊閃亮如新,當然,這隻是形容詞,如新,不是真的是新的。

    這是一間老公寓,很老很老的公寓,老實說她懷疑這棟建築的年齡已超過五十,但公寓牆上和地上的坑坑巴巴,都已被負責裝潢的恬恬請人拿補土撫平重新上漆,多數壞掉的家具也都已換新。

    這在幾年前,是她不敢妄想的美夢,她的老闆小氣又愛錢,但這幾年,公司裡女權高漲,幾位姐妹說服了老闆重新裝潢,那幾乎就像奇迹。

    因為重新裝潢過,加上她奮力的打掃,這棟老公寓現在看起來就像新的。

    不過說真的,這幾天,能做的她都做了,她倒了垃圾,刷了浴室,擦了門框與窗戶,清洗了所有的東西,将所有的鍋碗瓢盆都洗好收好,曬在天台上的衣服也都已經幹了,早在昨天黃昏就被她收下折好,收到每個人的衣櫃裡。

    她在半夜刷了每一層的地闆,洗了每一階樓梯,她忘了自己是幾點開始打蠟的,那不是很重要,她睡不着,躺在床上會讓她胡思亂想。

    她不想思考。

    赤着腳走到流理台邊,她拿起水杯,急切的将清甜的水灌進幹渴的喉嚨中。

    金黃的晨光迤逦進門,照亮磨石子地闆、三人座沙發、茶幾、餐桌、吧台,和那些像鈴铛一般,吊挂在吧台上的高腳杯……

    她幾乎打掃了每一個地方,依照順序從上到下、從裡到外,清洗了許多陳年的污垢,但才剛剛重新裝潢好的老公寓,沒有什麼太多需要清洗的地方。

    眼前的一切,窗明幾淨,一塵不染。

    似乎沒有什麼好再整理了,但焦躁仍在胸腹中燃燒,即便喝了一杯又一杯的水,依然無法澆熄那莫名所以的煩躁。

    老公寓裡很安靜,公司裡大部分的人,都出去了,男人們去出任務,女人及家眷都被送回了老家。新禦宅屋

    好安靜。

    她可以聽到牆上時鐘裡,秒針走動的聲音。

    這個地方,已經很久沒那麼安靜了,讓她有些不習慣。

    她打開水龍頭,清洗玻璃杯,将它倒放在瀝水盤中,拖着酸疼的雙腳,走出二樓客廳,拿着被她拿來當抹布打蠟的舊衣服,和那罐快用完的蠟,上樓回到工具間。

    收拾好了打掃用具,她回到自己房間,脫去髒臭的衣物,站在浴缸裡,打開蓮蓬頭清洗自己,或許等一下,她能去買些食材,煮些東西好好大吃一頓,撐死自己,再躺上床睡個三天三夜——

    電話聲突然無預警的響起。

    她想也沒想,關了水就匆忙跨出浴缸,随手拉了條浴巾包住濕淋淋的自己,就沖回房間裡,飛快抓起話筒,氣喘籲籲的道。

    “喂,紅眼意外調查公司您好——”

    “我是阿震。”

    男人低沉的嗓音,在耳邊響起,讓她緊縮的心頭蓦然一顫,在胸口糾纏數天的煩躁蓦然而散,代之而起的,是奇怪的緊張。

    “嗯,我知道。”她舔着唇,怯怯應聲。

    “武哥要我通知你,我們要回去了。”

    “喔……”她緊握着話筒,明明有許多問題想問,想知道他們此行是否順利,有沒有人受傷,他狀況好不好,但最後,從她嘴裡吐出的,隻有小小聲的一個字:“好。”

    她以為他會挂斷電話,卻沒有等到斷線的聲音。

    沉默,在寂靜的空氣中蔓延、擴散。

    她可以清楚聽到他淺淺的呼吸聲,還有自己心跳的聲音。

    不過或許,呼吸聲隻是她的錯覺?也許電話線早就斷了訊?

    “阿震?”禁不住那猜疑,她惶惶開了口:“你還在嗎?”

    有那麼一瞬,話筒裡沒有任何聲音傳來,然後她聽見他的聲音。

    “嗯。”

    輕輕的一個單調的音節,卻緊緊的抓住了她所有的注意力,她感覺耳朵微微發熱,心跳無端又加快了幾許。

    裹着濕透的浴巾,緩緩的,她在床邊蹲下,悄悄開口,慢吞吞的問:“呃……那個……”

    男人保持着沉默,沒有催她,卻仍讓莫名的緊張,揪着她的胸口,她舔着唇,把問題問完:“你們……有想吃什麼嗎?我可以先去買回來煮好……”

    她頓了一下,補充着心虛的借口:“你知道,有些料理,需要久一點的時間……”

    他還是沉默着,一分鐘過去,兩分鐘過去。

    “阿震?”她抱着話筒,忍不住再開口。

    “随便。”他終于開了口,聲音平淡的沒有任何高低:“什麼都可以。”

    奇怪的是,明明他沒有多說什麼,她卻隐隐感覺到他的不悅,好似他不爽的情緒也透過電話線,傳送了過來。

    這……大概,也是她的錯覺吧?但那依然讓她忍不住瑟縮了一下。他好像也沒别的事了,卻還是沒有挂掉電話,而且似乎不知道為了什麼在不開心,她應該挂電話了,但他沒有收線,所以她也繼續握着話筒,而且……她還想再多聽一下他的聲音。

    抿了抿唇,她整個人蹲縮在床邊桌旁,更加握緊了話筒,緊張的深吸口氣,再吸口氣,然後才害羞的、小小聲的,擠出試圖拖延通話時間的另一個問題。

    “那……你呢?”

    她抱着膝頭,喉嚨緊縮着,心髒也緊縮着。

    “你有沒有……什麼想吃的?”

    她想過要讓這個問題聽起來正常一點,像是随口問問,但飄浮在空氣中的聲音,卻萬分怯懦膽小。新禦宅屋

    他又沉默了大概兩秒或一輩子,她不太能分辨時間的經過,每次和他講話,她都有相同的症狀,時間與空間辨認不能症,那種感覺差不多就像佛羅多拿到魔戒的感覺一樣;總之,在經過了某段很長又很短的時間後,他再次打開了金口。

    “有。”

    她不由自主屏住了氣息,跟着聽到自己開了口,悄聲再問:“什麼?”

    在些許短暫的停頓之後,他說了一個最簡單的食物。

    “三明治。”

    短短的三個字,音節簡單平穩,她卻清楚察覺到,他的情緒好轉了。

    這……八成也是錯覺吧。

    大概是,九成九是,她又沒有特異功能,怎麼可能單憑少少幾個字,就知道遠在電話那一端的男人,到底情緒是好是壞?

    她眨着眼,咬着唇,吸了口氣,極力鎮定的問。

    “三明治就好了嗎?”

    “嗯,三明治就好了。”

    他說完之後,停頓了一會兒,才又淡淡補了一句,“你快去睡覺。”

    聞言,她呆了一下。

    可是現在天才剛亮耶,雖然說她确實一整晚沒睡,但他怎麼可能會曉得呢?他這種似乎知道她沒睡覺的樣子,讓她心口怪怪的。他特别隻說要吃三明治這種簡單食物的要求,更讓她不由得又胡思亂想了起來。

    這男人……是在關心她嗎?

    “聽到了沒?”

    無法控制的,她揚起了嘴角,輕輕應了一句:“聽到了。”

    床頭上老舊鬧鐘的秒針,動作遲緩的走了幾格。

    “我是說現在。”他的口氣出現了一點點的不耐。

    “嗯。”她抱着話筒,瞧着前方的地闆,害羞的小聲說。

    他又沉默了一陣子,半晌,才開口。

    “你沒挂電話。”

    她幾乎可以看見他擰起了眉頭。

    “你也……沒有啊……”她脫口嘀咕着。

    原以為,他接下來會惱火的挂她電話,這男人脾氣向來不好,但奇怪的是,他這回并沒有給她難看,隻是再度沉默。新禦宅屋

    心跳,噗通噗通的跳着。

    她咬着唇,再咬着唇,感覺小臉燥熱紅了起來。

    然後,鼻子忽然無端發癢,她吸氣,又吸氣,試圖忍住,但最後還是禁不住掩嘴打了一個小小的噴嚏。

    他聽到了聲音,開口問:“你在做什麼?”

    “打噴嚏……”她傻傻的回答。

    “我是說我打來之前。”

    “喔。”她揉揉鼻子,沒有多想,愣愣的照實說:“在洗澡。”

    “你沒穿衣服嗎?”

    “呃,阿震,洗澡不用穿衣服啊。”她困惑的說。

    “我是說現在。”

    “沒啊……”第一個字吐出來,她才赫然驚覺自己在回答什麼,渾身蓦然一熱,整個人通體泛紅,結結巴巴的回道:“不、不對……不是……我我……我當然……我是說有……我有……呃……那個……我有包……浴巾……”

    “小菲。”

    在她緊張結巴且越來越小聲的回答中,男人開口打斷了她。

    “嗯?”

    “晚安。”

    他說,又沉默了一秒,才挂斷了電話。

    她抓着已經斷訊的話筒,無比的尴尬羞窘如萬蟻鑽心般,全數湧上心頭,她低下頭,捂着眼,呻吟出聲。

    天啊,她真的好白癡……

    另一次搔癢在此時襲來,她沒有再試圖阻止,隻是張開嘴,盡情的打了一個大大的噴嚏。

    噢,可惡,她好讨厭在他面前當個傻瓜,但她似乎就是會在他面前出糗。

    挂上電話,她瞪着那具電話,又等了一分鐘,才悻悻抓着濕冷的浴巾,走回浴室裡。

    她不該對那個男人有任何幻想,真的。

    認識他已經好幾年了,他要是對她有意思,也不會等到現在,無論他做了什麼,說了什麼,都會讓她胡思亂想。

    但她同樣也非常清楚,他不可能看得上她,他曾經清楚表示過,她不是他的菜,她也非常确切的了解這件事。新禦宅屋

    光是那個男人會對她有意思這種想法,都像是一種笑話。

    可說真的,即便她一次又一次的警告自己,還是很難阻止腦海裡那胡亂增長的奢望與幻想。

    特别是,不知道為什麼,這幾年他的行為舉止,越來越奇怪,不是說他本來不奇怪,隻是……她總是會從他身上,感覺到莫名暖昧的訊息,那讓一切變得更加困難。

    不過,那也可能隻是因為他把她當成朋友。

    沒錯,隻是朋友。

    那隻是對朋友的關心而已,就是這樣。

    至少他把她算在他的小圈圈内了,她知道,那幾乎就像是奇迹了;那男人的圈圈無比小,小到除了家人之外,完全沒有任何人立足的空間,她有被圈在他的私人小圈圈裡,已經很讓人吃驚了。

    不過,那大概也是因為,這幾年他的食衣住行幾乎都是她在打理的。所以,如果她有感覺到什麼暖昧,那九成九,不對,百分之百都是她自己自作多情。

    看着鏡子裡,那個流着鼻水,有點過度豐滿的女人,她歎了口氣,抓了兩張衛生紙,把流出來的鼻水,用力擤掉。

    一切都是幻覺,是幻覺啊——

    真的。

    第1章(1)

    “您好,歡迎光臨——”

    親切的女音,在自動門打開時,一次又一次,開朗的回蕩在空氣中。

    夏日午後,城市大街上

   下一章

相關文章

    無相關信息
百度推薦

旗下網站: Win10之家|

旗下軟件: Win10系統|

Win10 - 應用,遊戲,下載 - Win10之家

Copyright (C) Swin10.com, All Rights Reserved.

Win10 版權所有 浙ICP備12345678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