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n10之家 資訊中心
Win10下載休閑娛樂坊
Win10資訊Win10資源
Win10交流主題壁紙
Win7下載Win8下載

Ghost Windows10 X64純淨專業       Ghost Windows10 X32純淨專業

嬌妻在愛欲中沉淪

2018-12-13 16:57:23來源:Win10作者:Win10之家責編:swin10去評論

    閱讀全文

   第一章


    「滴滴滴」 手機裡傳來qq的音訊聲。讓正在沉思于工作的我吓一跳,好在

    我是一個人一間辦公室,不會引起不好的影響。

    我打開qq窗口。

    「 這個周末我們準備來a市,有空出來坐坐」 發來信息的是傑,我的一位

    外地友,距我這兒2多公裡,高鐵隻個多小時。

    「 我得家問問她。你知道的。」 我思了一下,答。

    「 看來你的工作還有得做啊。其實就是出來坐坐,也沒别的意思,認識一下

    嘛,我們帶着小孩的,要有什麼也不方便。」 傑到。

    「 那應該沒什麼問題吧。你們什麼時候到」 「 中午之前吧,看買到幾點的

    高鐵票。」 「 ok,到了打我電話,我請你們吃飯。」 「 行。」 幾句簡單的問答

    後,彼此下了線。

    雖然隻是寥寥幾句,但卻讓我在心裡泛起一陣悸動,雖然離我想象中的還差

    着幾步,但卻要真實的邁出見面的第一步,我竟然如年輕時一樣心砰砰直跳,那

    一下思想雜亂的不想做任何事情,隻期待着與妻子晚上的視頻。

    在單位食堂的晚餐讓我食之如蠟,拒絕了同事出去玩幾把的邀請,我早早

    到了單位安排的單身宿舍,打開了随身帶來的筆記本,無聊的浏覽着上的新聞。

    晚上9點3分,電腦qq裡準時響起了邀請視頻的鈴聲。我有些急促的點

    擊了同意。畫面閃開,裡面現出一個白皙的女人,她簡單的穿着一件白色襯衣,

    慵懶的坐在電腦前,濕漉漉的頭發簡單的挽個髻。

    「 老婆大人好」 我激動的打上幾個字。

    「 今天這麼乖,沒出去潇灑」 「 天大地大,約老婆最大。」 「 看不出來出

    去沒幾個月嘴巴都學會甜了,平時都這樣哄别的女同事吧。」 「 天地良心,我對

    她們都純潔的跟一張紙一樣。」 「 是草紙吧」 「 家裡有這麼一個尤物老婆,誰

    還會出去玩那些個花花,家裡都還沒喂飽呢。」 「 是嗎」 她的語氣裡明顯帶着

    不信任。

    「 當然。」 我有些心虛,「 老婆,你的衣扣扣高了。」 我趕緊轉移話題。

    「 有嗎」 老婆低下頭,故意将胸往前挺挺,雖然是寬松的白色襯衣,卻絲

    毫不能阻擋那驚人偉岸所襯起得美妙曲線,兩道渾圓飽滿的弧線仿佛擠得胸前沒

    有一絲多餘的空隙,加上被故意小一号的襯衣擠壓出的兩點凸起,完全可以看出

    她沒有穿胸罩。

    「 是啊,不過還是有走光。」 我咽了咽口水。

    「 你是說這樣」 老婆側了側身,将胸口側對着攝像頭,昏暗的燈光下,閃

    過那一抹驚人的半坡白皙。

    「 你越來越騷包了。」 我邊打出流口水的圖案,别寫到。

    「 人家哪有。」 視頻裡老婆忍不住輕笑了一下,「 這才是騷包。」 她微張開

    口,微微伸出豔紅的舌尖在嬌豔欲滴的紅唇上輕輕一掃,那麼自然,絲毫不做作

    的妩媚,卻讓我瞬間感覺唇幹口燥。新禦宅屋

    「 你别亂來啊。」 我口是心非的。

    「 什麼亂來」 老婆嬌笑着伸手解開第一顆衣扣,當解到第三顆時,或許因

    為襯衣胸圍太小,胸前的飽滿早已在抗議襯衣的約束,衣扣解到一半竟似被無形

    的力量拉開,一對飽滿白皙的乳房迫不及待的彈出兩道驚人的弧線,顫顫巍巍的

    在我眼前抖動。

    「 我終于感覺到你那流鼻血的學生的感受了。」 我竟然也會有一種要流鼻血

    的感覺。那是一件真實的事,老婆是中學語文老師,平時都是一身職業裝,有次

    穿着小西裝自習給學生講解古文時,沒注意自己襯衣第三顆扣子給撐掉了,一直

    不停的叫學生站在身邊,似乎沒注意到自己的走光,直到一個男生站在她身旁流

    了鼻血。

    「 你讨打呀」 這一直是老婆最囧的一件事,盡管已為人婦多年,每次說起,

    她都會羞紅了臉。

    一陣調笑後,老婆終究沒有再進一步,要知道最終我還得依靠五姑娘,按她

    的話說:那是純浪費子彈,還不如留着自己用。

    「 周末會有個朋友兩口子過來。」 找着一個機會我告訴她。

    「 哪兒的」 「 a市。」 她似乎感覺到什麼,隔了很久才答:「 來幹嘛

    」 「 帶小孩去歡樂谷,到時候咱們一起去。」 「 呃。」 她一個字,仿佛很有默

    契的沒有去追問這個我從未提起的朋友,或者,其實她知道我所說的這個朋友的

    含義。

    我叫莫青,今年36歲,一個獨自在外地任職的公務員,妻子蘇婧,比我小

    5歲,中學語文老師,62的個頭,相貌恬靜,從大學時就是被号稱宅男女神,

    如今雖然已有過生育卻依然保持着88d、64、9的傲人身材,渾身散發的

    輕熟魅力,幾乎秒殺一切眼閃狼光的男性。我無數次在無意的觀察中,看到跟她

    交談的男士仿佛不經意的掃過她的胸前和眼中閃過的炙熱,幸好,這個天使魔鬼

    的混體早早的大三時就被我采摘,我是她的初戀。

    記得曾經有個友說過:每個男人心中都有一個魔鬼。我也不例外。家裡有

    這樣一個尤物,我其實根本看不上外面那些庸脂俗粉。然而,時間長了我還是不

    可避免的發現:再美得東西,還是會有審美疲勞。我開始關注别的少婦很奇怪,

    我一直對少婦情有獨鐘,而且有一種我難以啟齒的绮念一直環繞在我心中:剛

    結婚在做愛時我常跟老婆開玩笑說,面對着她,隻要是個男人都得變成狼,願意

    為她精盡人忙。結婚十年後,我竟在一次酣暢淋漓的做愛後,邊繼續流連于她胸

    前幾近完美的渾圓,邊感歎說,這樣的好東西不能拿去分享真是可惜。老婆驚詫

    之餘,狠狠罵我是變态。這使我開始正視自己的内心,加上獨自在外一次又一次

    抗拒着各種誘惑,我忽然覺得其實有個辦法可以很好的解決這個問題,那個魔鬼新禦宅屋

    終于從最深處開始跳出來,不斷誘惑着我,直到有一天,在艱難的再一次抗拒了

    外來的誘惑後,我跟老婆qq裡交流自己的掙紮時,說了「 交換」 兩個字。

    理所當然的,這個想法被雖然夫妻間肆意交融,但骨子還是很傳統的妻子的

    言辭拒絕,甚至是非常嚴肅的告訴我:如果再有這種變态想法,離婚也不是不可

    能。這讓我備受打擊,似乎一下失去了對性的興趣。即使每周一次的家,在房

    事上也開始變得敷衍,甚至有時竟然半天搏不起來,即使看了片也是興趣寥寥。

    要不是她一個閨蜜跟我在一個單位,知道我每天的行蹤,她幾乎要懷疑我在

    外面是不是有了别人。這樣的局面持續了好幾個月後的某一天,跟朋友拷了幾部

    動作片,其中一部名字叫「 夫面前xx」 的,才看了一半多,我竟然一柱擎天,

    還沒看下一部就迫不及待的拉着她去辦事,那一次少有的讓妻子幾次巅峰,癱軟

    後她輕輕的說:「 你真的病了。」 為了我的「 病」 ,她開始慢慢跟我說一些我感

    興趣的話題,雖然看得出骨子裡還是抗拒,但也不再從語言上反對我,我也不敢

    做的過分,很多時候都不會将某件事情說明,對于找什麼樣的夫妻,有什麼要求,

    她都不置可否。我們很默契的不會把事情挑明,但都知道是什麼事,就如這次來

    的這對夫妻。

    周末,我早早的了家,因為期待着什麼,我沒有跟老婆提要求。因為知道

    什麼,老婆也沒有求什麼。而且竟然有些彼此尴尬的早早睡下。

    第二天上午9點多,我接到了對方的電話,說還有半小時就到了。我趕忙帶

    着老婆、女兒開車趕往高鐵站。

    「 你就這樣去能認識他們嗎」 路途中,一直沉默的妻子忽然問了一句話。

    「 好認」 妻子的話讓我心一陣狂跳:她果然是知道的,而且沒有抗拒。至于

    怎麼好認,我也說不出個所以然。

    點5分,高鐵準時到站,看着湧出的人群,我有些激動,又有些緊張,

    雖然都知道是怎麼事,但如果真的沒認出來,還是非常尴尬的。好在對方确實

    好認,也或者是彼此真的有緣吧,雖然在上視頻過、2,但當對方夫妻走

    出來時,我一眼就認了出來:果然是夫帥妻靓,男的曾經是健身教練,現在自己

    開着一家健身俱樂部,一個很帥氣的男士,我姑且叫他強吧。強的愛人叫燕妮,

    比我老婆略高,曾經是某寶的模特,典型的性感靓女,男士壯碩的手中,抱着一

    個4、5的男孩。我側眼瞄了一眼老婆,第一次見到他們的老婆臉有些紅紅的。

    總算之前跟他們夫妻都交流過,所以中間沒有怎麼冷場,而且他們也知道我

    家的情況,除了有意避了一些事情,看得出他們也在刻意迎着老婆。第一次

    的見面形成其實很簡單,就是兩家帶着小孩一塊去遊樂場,他家的小男孩特别喜

    歡我家女兒,時刻跟在她後面,這讓我們兩對夫妻不知不覺有了單獨交流的機會。

    看得出他們對我們十分滿意,卻不知道妻子是什麼感覺。盡管知道她都清楚,

    我依然沒有把握撕開這層膜。不過不管怎麼樣,一天的遊玩大家都十分的開心,

    妻子也似乎撇開了她刻意避的問題,把這當做了一次普通的家庭聚會。

    晚飯我特意安排在了一個水庫邊的農家樂,老養的一條胖乎乎的松獅引起

    了兩個小家夥的興趣,輪流抱着它玩的不亦樂乎,這時候我們兩家終于得以稍微

    安靜的坐在了一起,看着兩個小家夥大呼小叫的滿院子跑,我的心中充滿了惬意,

    兩家人就如認識了許久的朋友,已是毫無隔閡的交流、歡笑,心情也不知不覺放

    松了下來。

    晚飯的客人比較多,等着上菜還要些時間,不過反正我們不趕時間,反而多

    了些交流的時間。交流中,我暗自瞄了老婆幾次,今天她刻意穿着一身保守的職

    業裝,襯衣、長褲,可她一直就不知道,不管什麼襯衣其實都擋不住她的波濤洶

    湧,反而因為勒身的設計,更突顯出她的偉岸。強看向老婆的眼光閃爍着異樣的

    光芒,妻子顯然也發現了,每次面對強炙熱的眼光時,都會有些驚慌的躲閃。我

    也在偷偷觀察着燕妮,她不似妻般豐腴,要苗條一些,但一身白色的緊身齊步裙,

    鼓啷啷的恰到好處的勾勒出她迷人的線條,配上她白皙纖細的大長腿,整個就一

    迷死人的ol。聽強說她原來其實是某寶的臀模,這使我雖然知道她是正面坐着

    的,但還是忍不住時不時的眼神會往下瞟,燕妮顯然也發現了,有些忸怩的将翹

    起的二郎腿前的短裙擺往前拉拉,雖然其實也拉不了多少。我尴尬的咳嗽幾聲,

    端起茶杯掩飾。強呵呵的笑了,站起身來:「 上個廁所。」 強的離開,讓妻子似

    乎放松了一口氣。燕妮狡黠的笑了,湊到她耳邊輕輕問了句話:「 你覺得我老公

    怎麼樣」 妻子腦袋嗡得一聲響,幾乎瞬間失去了思考的能力,「 你說什麼」

    她的聲音有些異樣。

    「 我說你覺得我老公怎麼樣」 燕妮故意加大了音量,恰好能讓我聽見。

    妻子臉唰的一下紅到了耳根:「 什麼怎麼樣」 「 怎麼樣就是你覺得滿不滿

    意咯」 燕妮沒有再刻意壓低音量。

    「 這跟我有什麼關系」 妻子有些驚慌的答。

    燕妮咯咯的笑着,沒有再追問讓妻子窘迫。而我也看到,待強來時,面紅

    耳赤的妻子已幾乎不敢直視強,弄得強有些莫名其妙。

    第一次見面就這樣結束了,分手時他們都十分愉快,妻也似乎已忘了之前的

    窘迫,雖然在強咄咄逼人的逼視下還有些不自然,但至少不再像之前那樣躲閃。

    将強一家送到賓館,我們也帶着已熟睡的女兒了家。一進家門,妻就急急

    的進了洗手間,說一身臭死了,要洗澡,醒來的女兒則占據了另一個廁所。恰此

    時我肚子忽然疼起來,急忙催着她出來,她隻好沒洗幾分鐘抱怨着出來。坐在馬

    桶上一陣放松後,無意的一偏頭我看見洗手台邊的洗衣簍裡堆放着妻子換下的衣

    物,最上面是她換下的黑色内褲。咦,怎麼會有些亮晶晶的閃光我記得那是純

    色的啊。我好奇的起身拿過來,黑色内褲的裆部正中間那是一小團浸濕,用手指

    輕輕一捏,有些滑滑、黏黏的。

    原來如此,我會意的笑了。

    那一晚,我異常的兇猛,妻也略帶着幾分狂野的迎着我,下身許久未有的

    濕滑讓我都有些吃驚。她全程閉着眼。

    有了第一次愉快的見面,之後我們與強夫婦的交流順暢了許多,彼此在上

    也視頻了幾次,當然都是正常的聊天,誰也沒提别的東西。期間,強還單獨加了

    妻子的qq,聊了兩次,具體聊了什麼,強總是有些神秘,妻子也是支支吾吾的

    不肯告訴我。轉眼又到了周末,強約我們帶着小孩去他們那兒玩海,妻爽快的答

    應了,還特意換上了一件碎花長裙。結果到了之後才知道,他們離海濱還有幾十

    公裡,強說兩個小孩會讓當幼師的小姨子帶去兒童兩日夏令營玩,晚上睡夏令營

    。

    我不知道這意味着什麼,反正我看見老婆聽見後臉紅紅的,看向我時眼神還

    有些驚慌的躲閃。

    上午我們還是跟孩子們玩了一上午,直到中午強的小姨子決定帶孩子們去趕

    夏令營的飯點,跟其他孩子一起吃午飯。強則開車帶我們來到海邊,安排了一家

    5星級酒店的餐廳一個臨海包廂,餐廳在海灘後的懸崖上,用餐是小方桌,臨海

    一邊是整面的落地玻璃,能夠遠遠的看見海灘,包廂的一角放着一架三角鋼琴,

    果然是一處高大上的所在。新禦宅屋

    進去後,強提議大家交換着坐,說是交流着融洽些,兩個妻子都同意了。不

    過都是第一次在這樣一個相對密閉的空間,4個人多少有些尴尬。說話也是有一

    句沒一句,當然,也因為導氣氛的兩個男人此時心思都不在了這上面。我看見

    強右手撐着腮幫,側着身面對妻子有一句沒一句的說着什麼,左手放在桌下,妻

    低頭躲閃着他的目光,也是有一句沒一句的着,偶爾像受了驚一樣不安的擡起

    頭,看我一眼,發現我似乎沒怎麼注意她,又低下頭。我一邊觀察着老婆,一邊

    也注意着身邊的燕妮,她今天穿着一件橘紅色的齊步裙,胸前開出一個桃型口,

    張揚的露出一條幽深的溝,使得我的眼神大部分時間都在那上面流連。

    「 你看你們喜歡吃什麼菜。」 燕妮在接過服務員的菜單後,借口要研究一下,

    讓服務員先離開,然後将菜單遞給了我,遞過來時,手臂挨我一下。

    「 這裡的菜我不熟悉,你給我分析下。」 我對燕妮說。她答應着湊了過來,

    跟我翻着菜單,有意無意間,她的飽滿會在我手臂上觸一下,讓我感受到那份驚

    人的彈力。

    「 這菜是怎麼做的」 我左手将菜單樹起來擋在我和燕妮面前,右手虛指一

    下菜單。

    「 哪道菜」 燕妮又湊過來,卻不曾想我右手乘勢放了下來,直接摸到了她

    大腿。

    「 你膽子真大。」 燕妮輕聲嗔我一聲,偷看了對面一眼,發現強跟婧根本沒

    看這邊。也就沒有了其他表示。

    燕妮的腿很圓潤,皮膚如同撒了滑石粉一樣的滑,讓我頃刻間樹起了帳篷。

    燕妮顯然發現了,吃吃的笑着:「 男人果然都不是什麼好東西。」 「 都難

    道你經曆過很多男人」 我不好意思的左手伸進褲子将蠢蠢欲動的家夥掰開。

    「 是啊,怎麼樣。」 燕妮挑釁似得一擡頭挺胸,胸前的溝更突兀了。

    「 好大哦。」 我色色的盯着那條溝。

    「 還不是沒你老婆的大。」 「 這你都看得出來。」 「 我老公說的。」 她偷偷

    附在我耳邊說,哈出的熱氣在我耳蝸裡,熱熱酥酥的。

    「 這色坯。」 跟強我已經很熟悉了。

    「 聽說你以前是做臀模的」 我輕聲問她,右手在說話間已勾進了她雙腿間,

    讓她裙擺撩起,在她大腿根部流連了一夥兒,忽然食指直入谷底,摁在了她溫潤

    的兩瓣間,那兒已能感覺到濕的溫度。

    「 你濕得好快。」 我偷偷在她耳邊說,順口輕輕咬了咬她的耳垂。

    「 你好壞。」 她有些微喘。

    「 那你是喜歡好男人還是壞男人」 我手指用了用力。

    「 那看你能有多壞咯」 燕妮雙眼迷離的看着我。

    「 好像看看臀模的臀有多迷人。」 我的手指在她雙腿間隔着内褲快速的抖動。

    「 你待會就能看見了。」

    嬌妻在愛欲中沉淪 1

   下一章

相關文章

    無相關信息
百度推薦

旗下網站: Win10之家|

旗下軟件: Win10系統|

Win10 - 應用,遊戲,下載 - Win10之家

Copyright (C) Swin10.com, All Rights Reserved.

Win10 版權所有 浙ICP備123456789号